快眼看書 > 網游競技 > 王者時刻 > 正文卷 第二十五章 花容戰隊

正文卷 第二十五章 花容戰隊

推薦閱讀: 華山神門   絕世劍神   重生之全球首富   眾神世界   超級保安在都市   不死帝尊   神醫嫡女:帝君,請下嫁!   至尊狂神   梅府有女初成妃   誘妻入室   我有祖宗十八代   萬古最強宗   霸婿崛起   煉丹狂潮   錦鄉里   初婚有刺   山溝皇帝   偷香高手  

    東江大學北門外,藍山咖啡館。

    因為Wifi信號特別好的緣故,這里隱隱已經成為一個王者榮耀玩家的聚集地。隨處可見捧著手機征戰王者峽谷的玩家,常來這里客人都已經見怪不怪了。

    不過今天二層的角落,一桌客人卻吸引了相當多的目光。她們同樣是王者榮耀玩家,卻是個頂個的漂亮姑娘,此時扎堆在一起,成了一道十分靚麗養眼的風景。

    幾人也正在游戲中,對于周遭的這些矚目和議論,她們都已經見怪不怪了。論實力和戰績,東江大學自然還是王者社團會長蘇格領銜的Suger戰隊最強,但若只說名氣,她們全部由;壠僚M成的花容戰隊,可一點都不比Suger差。

    幾人之中,就只有一位女生,對于身處這樣矚目的環境似乎有些不習慣。注意力雖已盡可能地集中在游戲內,卻時不時就會有一兩句有關她們的議論鉆進耳中了。

    “那個就是經管系的魏欣然學姐啦,花容戰隊的隊長!

    “花容戰隊,哦哦哦!”

    “她左邊那個是花容戰隊的中單,叫李巖巖!

    “再旁邊那個叫楊淇,好像是打上單的!

    “右邊那個呢?”

    “打射手的韓秀麗!

    “那還有一個呢?”

    “這個就不認識了,可能是什么新人吧?”

    認識的給不認識的介紹普及,不認識的又追著認識的人八卦,花容戰隊的幾位女生儼然是話題的中心。對于身處這樣的環境中,幾位學姐卻都置若罔聞,祝佳音心里有些佩服。不過自己雖然時不時就聽到些議論,操作總算沒有怠慢,這一局打得還是不錯的。

    祝佳音看著面板中自己的數據,13殺2死3助攻,有些滿意,比賽也在這時贏來了勝利,她們成功推掉了對手的水晶。

    金牌打野,MVP,四殺,超神……

    眼花繚亂的一堆嘉獎符號都標記到了祝佳音所用的打野英雄阿軻,讓她更是開心不已。

    但是抬頭朝幾位學姐看去時,卻沒有從她們臉上看到比賽勝利后該有的喜悅,幾人都只是匆匆掃了掃比賽后的數據統計后,就你看我,我看你起來。

    “師姐……”祝佳音看向魏欣然,叫了一聲。

    “打得不錯!蔽盒廊恍χf道。

    “謝謝!弊<岩糸_心道。

    “你之前說你晚上還要做直播是吧?”魏欣然說著看了下時間,“沒耽誤吧?”

    “沒有沒有,那我就先回去了?”祝佳音說道。

    “好的,我們再坐一會,回頭我再找你!蔽盒廊徽f。

    “好啊,那我先走,師姐再見,幾位師姐再見!弊<岩羝鹕,朝幾位花容戰隊的成員告別后,轉身離開了。走到樓梯口時不由又回頭看了眼,見到魏欣然還在目送著她,急忙又伸手揮了揮,看到魏欣然笑著朝她點了點頭后,這才走下了樓梯。

    魏欣然收回目光,看向身旁的三位隊友。而三人也像是憋了很久似的,迫不及待地就開口了。

    “打得真的好嗎?我看不見得吧,來來回回地蹭我線,真是走過路過絕不錯過!我感覺我就完整地吃過第一波兵!你們看我最后的經濟……”中單李巖巖第一個開口了。

    “去反藍那一波,點集合她就是不來,最后是把我那波兵收了才過來。原本可以0換3,至少也是1換3的局面,最后打成2換3。記得那波吧欣然?”射手位的韓秀麗說著,看向了魏欣然。

    魏欣然點了點頭,跟著轉頭看向了還沒說話的上單位的楊淇。

    楊淇看起來并不像那兩位那樣激動,先把剛剛喝了一口的咖啡放回桌上,這才緩緩地開口道:“沒怎么來過上路!

    “上路虞姬,牛魔還經常過去,她知道不好抓,當然就不去了!崩顜r巖說道。

    三人各自發表了一些看法后,一起看向了魏欣然。

    “欣然你覺得呢?”李巖巖道。

    “我覺得……”魏欣然端著咖啡,下意識地朝祝佳音先前所坐的位置看了眼,結果看到一根充電線靜靜地躺在那。魏欣然愣了下,跟著就見一個身影已經走到了那位置旁邊。

    “不好意思,我東西忘拿了!弊<岩魪澫律,揀起了落在座位上的充電線。先前來時她給手機充了會電,開始游戲時為了不妨礙操作便先拔了,走時卻忘了拿。

    “師姐們再見!背ㄈ輵痍牭乃奈挥中α诵,祝佳音轉身再一次離開了。

    又一次目送,但是這一次祝佳音卻沒再停在樓梯口后向她們揮手,直接就消失了。魏欣然回頭看向幾位隊友,氣氛有點尷尬。

    “她聽到了嗎?”韓秀麗說道。

    “聽到就聽到了,欣然如果也認同我們的看法,倒省得向她多解釋了!崩顜r巖說道。

    魏欣然未置可否,她望向窗外,很快就看到祝佳音從咖啡廳里走出的身影,并沒有朝學校北門走去。她知道祝佳音因為做直播的緣故,平時經常不在校內寢室居住,而是在校外獨自租房。

    “可惜了!蓖蜃<岩舻穆曇,魏欣然有些遺憾地搖了搖頭嘆道。

    “可能就是為了追求直播效果的緣故,她的打法獨了些!蔽盒廊晦D回頭來對幾位隊友說道。

    “只是獨了些嗎?”很是介意被祝佳音蹭兵線的李巖巖繼續憤憤不平地道。

    “經濟快速滾起來,才好秀翻全場嘛!蔽盒廊豢雌饋韺ψ<岩舻拇蚍ㄟ是有一些理解的。

    “那是路人局,甚至是低段位的路人局吧?高段位這樣搞隊友全崩了,靠她一個人一打五嗎?更別說咱們打聯賽,各隊都是講整體有配合的,這樣打要是靠得住,那上來三路兵線都讓給一個人發育好了,那多簡單嘛!”李巖巖說道。

    “行啦我知道了!蔽盒廊坏,“就先不招她入隊了吧!”

    “先不?”

    魏欣然正要說什么,手機上微信來了條新消息,點開一看,正是賀佳音。

    “師姐,戰隊的事我想再多考慮一下!

    “得,人家已經先婉拒我們了!蔽盒廊慌e起手機朝三人晃了一眼說道。

    “那不是正好?”李巖巖說。

    “她這種打法,就算愿意加入我們做出調整,但是改變風格以后還能不能打出來真的不好說。沒有了那樣爆炸的經濟,可能會暴露出很多問題!表n秀麗分析道。

    “楊淇你覺得呢?”魏欣然看向話很少的楊淇問道。

    “或許吧!睏钿恳廊皇悄菢拥坏哪,不痛不癢地說了一句?煅劭磿≌f閱讀_www.gfnskr.live
一码中特是真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