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眼看書 > 網游競技 > 王者時刻 > 正文卷 第二十一章 新生們

正文卷 第二十一章 新生們

推薦閱讀: 華山神門   絕世劍神   重生之全球首富   眾神世界   超級保安在都市   不死帝尊   神醫嫡女:帝君,請下嫁!   至尊狂神   梅府有女初成妃   誘妻入室   我有祖宗十八代   萬古最強宗   霸婿崛起   煉丹狂潮   錦鄉里   初婚有刺   山溝皇帝   偷香高手  

    一日之計在于晨。

    東江大學一年一度的開學典禮便定在了這天早上九點在大操場上舉行。八點半還不到的時候,操場上已是人頭攢動。操場上已經給各院系劃分好了位置,大家各自尋找著自己的歸屬。

    九點差五分,師生們已經基本就位。何遇和莫羨卻是在這個時候才來到操場,差不多可以說是在全校師生的注視下,從操場邊的看臺上蹦蹦跳跳地朝下走著。

    何遇不由地想加快一點腳步,可一起過來的莫羨卻依舊是不緊不慢,在全校師生的注視中十分坦然地對何遇道:“來得及!

    “好吧!焙斡鰺o奈。

    他與室友的交流繼續昨晚那種短平快的風格,基本三句話內說完一切。莫羨對閑聊似乎并沒有多大興趣,有一種兩句話內把天聊死的強大本領。一想到要和這位一起度過四年的大學生活,何遇有些頭皮發麻,不知道是不是哪天就會心態爆炸。

    兩人找到屬于他們院系新生的位置。昨天剛剛報道的新生這才是被組織起來的第一次集體碰面。有些人倒是昨天自己串門認識了一下新同學,但何遇和莫羨兩人都是回來比較遲的,大家彼此陌生,甚至都不知道這是不是他們院系的,直至兩人走到隊伍的最末站定,才算被確認身份。

    沒來及認識什么新同學,兩人站定不到一分鐘,開學典禮便正式開始。流程并無什么新意,像“金秋九月,丹桂飄香”這樣的開場白在盛開桂花的東江市已是陳年老詞,來自本市的學生對此都有些恍惚了,仿佛自己并沒有邁進更高等的大學學府,而只是中學又升了一個年級而已。

    在一片并不很熱鬧的掌聲中,校長講話結束。

    “下面有請學生代表,金融學院的蘇格同學發言!

    典禮的下一項,帶來的反響竟然比校長講話要熱烈許多。高年級陣地的方向巴掌拍得震天響,不解的新生們聽到這樣的陣勢,不用問也明白了這位蘇格師兄在學生當中的地位,都在交頭接耳地打聽著。

    原來是他。

    何遇心下默默想著。他對蘇格也不過是遠遠地看了那么幾眼,但總算知道這位是東江大學王者圈中舉足輕重的大人物。不過游戲打得好不至于成為全校學生當中的翹楚,能作為全校學生的代表站在這個臺上,足以說明蘇格在各方面都是強勢Carry的,絕不是“猥瑣發育”的那種。

    “各位老師、同學,大家好……”

    “……謝謝大家!

    幾次掌聲打斷后,蘇格終于完成了他的講話,在又是好長的一陣掌聲中下臺。典禮即將進入下一步,新生們都開始積極地東張西望。學生代表發言之后,那就該是新生代表發言了,這種常規操作大家都不陌生。只是好奇哪位新生可以剛一入學就成為數千新生的代表。

    “下面有請,新生代表,理學院新生,莫羨講話!

    “?”其他新生們還在東張西望,何遇卻已經扭頭驚訝地看向身旁的莫羨。他發現自己終歸還是低估了自己這位室友。學霸?入校就成數千新生的代表,那恐怕會是學霸中的學霸。

    在何遇震驚的注視下,莫羨的神情卻和他刷牙洗臉時沒什么兩樣。他走出隊伍,沒有在意無數目光的注視,不緊不慢地上臺,不緊不慢地開始了他的講話。鎮定從容的模樣,就好像是在對關燈的何遇說謝謝一樣。

    莫羨的講話結束,收獲的掌聲不及蘇格那么熱烈,但給人留下的印象卻足夠深刻。不是講話的內容有多出彩,完全就是他站在臺上面對萬人時的自信令人佩服。

    穩住,我們能贏。

    不知怎的,何遇腦海中跳出了這句話,他感覺與臺上莫羨的氣質真是十分吻合。

    開學典禮結束后,大多數班級都安排了自己的班會,新生這邊尤其是。何遇他們一起被帶往了理學院的理院大樓,按照班級各進了教室。

    何遇所在的物理系新生共112人,分了四個班,占據了一層的四個教室。此時無論走進哪一間,都可以感覺到并不太熱烈的氣氛,間歇性傳出的掌聲都透著一股沒精打采和敷衍。

    何遇所屬的三班,新生們前看后看,左看右看,在所有人臉上幾乎都要看出花來了,也終于沒在班里找出一個女生。

    是的,從來男多女少的物理系在何遇他們這一級達到了頂峰。據小道消息靈通的新生透露,他們這一級112位新生中,女生僅有兩位,男女生比例達到了前所未見的56比1,創歷史新高?蓱z僅有的2個女生還都沒有分到三班。二十八位十八歲上下的少男齊聚一堂,對任何一位漢子的自我介紹都毫無興趣,哪怕是剛剛作為新生代表在全校師生面前露臉的莫羨。他會得到比較熱烈掌聲只不過是因為他的自我介紹特別簡短,沒有浪費大家的時間。

    何偶他們這一班的班主任老師姓任,是個在讀的研究生,年齡不大,和全班同學一樣也是個爺們。對學生們敷衍了事的自我介紹他一點也沒在意,一副“我就知道會這樣”的神情在一旁樂呵呵地看著。等二十八新生草草介紹完了一圈后站上講臺,毫不掩飾臉上幸災樂禍的表情。

    “報物理系的時候,你們就該知道會是這樣的!比卫蠋煍偭藬偸,稍微流露出了點同情說道。教室里頓時噓聲一片。

    “好了,希望今天就是你們入學以后最喪的一天,希望你們未來的四年能夠精彩。莫羨同學,你先臨時擔任一下我們的班長,在同學們彼此熟悉一段時間后我們再來選舉班干部,今天就到這吧,散會!”很知道學生們期待什么的任老師也不啰嗦,干脆利落地結束了班會。結果卻發現沒有學生在看他,所有人的目光都直勾勾地看著教室的門口。

    正因為班上連個妹子都沒有而士氣大跌的新生們,突然看到一個漂亮妹子出現在他們的門口,還有誰會去在意什么班主任的講話。

    結果倒是妹子第一個對任老師的講話做出了反應。

    “完了是嗎?”她說著,朝教室里面揮了下手:“何遇,出來!

    哇!

    教室里一片嘩然,剛剛才做過自我介紹,大家不至于這么快就連人都分不清楚,齊刷刷的目光看向何遇,什么表情都有。也就莫羨還是尋常模樣,但卻站起了身,給坐在靠里的何遇把路給讓出來了。

    大家早,最近在外學習,真是好疲憊啊?煅劭磿≌f閱讀_www.gfnskr.live
一码中特是真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