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眼看書 > 網游競技 > 王者時刻 > 正文卷 第十一章 新套路

正文卷 第十一章 新套路

推薦閱讀: 華山神門   絕世劍神   重生之全球首富   眾神世界   超級保安在都市   不死帝尊   神醫嫡女:帝君,請下嫁!   至尊狂神   梅府有女初成妃   誘妻入室   我有祖宗十八代   萬古最強宗   霸婿崛起   煉丹狂潮   錦鄉里   初婚有刺   山溝皇帝   偷香高手  

    喜歡,而且不是一般的喜歡。從何遇對王者榮耀這么深的理解上,何良可以想到他花費了多少功夫在這上。至少何遇設想到的這個高風險,但確實可行的套路何良在天擇戰隊打了五年就沒有想到過。

    這是當局者迷,旁觀者清的原因嗎?

    這都不重要了。自己已經退役,而何遇通過這一點證明他對王者榮耀的理解,這份才能真的很難得。技術可以練,經驗可以積累,但這種閱讀比賽的能力卻讓人不得不相信天賦的存在。有這種天賦的選手不僅僅是場上的一員戰將,更是場上的軍師和大腦,他們可以通過指揮,讓場上五人爆發出玩大于五的戰斗力。

    “試試吧!焙瘟紝斡稣f道,“這是個普通人都能玩的游戲,先親手體驗一下!

    何遇卻還在發呆中,在回答完哥哥的問題后,他就有些懵:本是要為哥哥鳴不平來著,怎么轉眼成了哥哥鼓勵自己去打王者榮耀了?

    但是何良方才有一句話卻戳進了何遇的心窩。

    “再怎么樣也沒辦法改變了!

    是的,五年的時光已成過去,天擇到底是輕視了何良還是在貫徹他們的爭勝思路,現在追根問底已經沒有意義。時光無法倒流,職業生涯留給何良的只有遺憾。自己將這些剖析的這么清楚,等于是在何良的傷口上不停地撒鹽。哥哥愿意相信那是天擇爭勝的策略,自己又何必非要將這一切都撕破,這對已經退役的哥哥還有什么意義嗎?

    沒有,一點都沒有。

    自己在做的事根本什么用也沒有。

    而這個時候,哥哥讓他試試,讓他也去玩一玩王者榮耀。這或許才是他應該去做的。不是面對已經退役開始新生活的哥哥做沒完沒了的分析,而是自己走到比賽場上,由他來告訴所有人何良的打法并沒有錯誤,讓他們知道何良是嚴重被低估和耽誤的選手,讓看輕何良的天擇明白那五年他們究竟錯過了什么。

    “我要試試!焙斡稣Z氣堅定。

    “放輕松,這是開心的事,為什么要這么嚴肅?”何良笑著說道。

    “哦!焙斡雎犜挼匦α诵,自己心中這些想法他覺得他已經沒必要再跟哥哥說了,那些東西沒必要再讓哥哥去背負,自己來就好。

    “走吧,說好了去吃飯的!焙瘟寂呐乃,帶頭走在了前面。

    “嗯!焙斡鳇c點頭跟了上去。剛剛發生的一切兩人都沒有再談論,聊了點普通的日常后,何良帶著何遇來到了學校的食堂。此時正值飯點,食堂里人聲喧鬧,各處窗口都排著長長的隊伍。

    “帶你熟悉環境,就不去校外吃了!焙瘟颊f道。

    “人真多啊!焙斡鲶@嘆著,他中學都是走讀的,還從未經歷過集體生活的大場面。

    “來得遲了點,上二樓吧!焙瘟颊f道。職業生涯已成過去,卻也給何良留下了許多習慣。每天訓練要花去大量時間,除此他還在函授自學,浪費時間是他絕對不能容忍的事。排隊?這種純消耗時間的事情,在何良的概念是完全不允許存在的。

    “二樓?”何遇不解地跟著何良,暫不知二樓有什么玄機。

    “咱們學校有三個食堂,現在這個二食堂是最大的,二樓是承包出去的,算是餐廳吧,人不會這么多!焙瘟颊f道。

    “哦!

    何遇跟著何良上了二樓,果然發現人少了許多。新生大概都還不知道這么個地方,三五成群的多是高年級的舊生,一個假期沒見了,來這開個小灶對重逢表示一下慶賀。不過畢竟是校內,會來這里聚會的都不至于太張牙舞爪,總體還算清靜。整個二層聲音最響的,反倒房頂上吊著的,發出一致聲音的數臺電視機。內里傳出的聲音,許久不見,令人懷念。

    “觀眾朋友們大家好,這里是本年度KPL秋季賽的揭幕戰現場,比賽的雙方是我們本年度春季賽的冠軍一時光戰隊和亞軍天擇戰隊。我是解說路由!

    “我是解說團子!

    電視機正在轉播的赫然是本年度KPL秋季賽即將要開始的首場比賽。解說路由和團子是KPL最資深的兩位解說,重要比賽大多會交給他們二人配合。他們兩人也可以說是何遇的王者啟蒙老師。何遇第一天關注王者榮耀看的就是KPL的職業賽,在英雄都還不認識的情況下聽著這二人的解說慢慢熟悉起了這個游戲。第一賽季的時候還是兩人說什么就是什么,到第二賽季何遇就已經自己會看會思考,到第三賽季便開始逐漸和兩人有不同的看法,而后就是這些看法在比賽中得到檢驗,何遇發現自己的正確率越來越高。

    毫無疑問,他對王者榮耀的理解已在兩位資深解說之上,但這并沒有影響他對兩人的喜愛。此時忽然聽到這兩個無比熟悉的聲音,何遇感覺自己仿佛一下就回到了緊密關注KPL的那五年時光。

    何遇偷偷看了哥哥一眼,發現他臉上沒有什么異樣的神色,反倒是挑了個正對電視的好位置朝他招呼著:“來,正好邊吃邊看!

    “還要好一會呢!焙斡鲎^來說道。

    “沒關系,這邊上菜也沒那么快!焙瘟颊f著開始點菜,何遇抬頭看著電視,聽著久違的聲音,看著久違的畫面,而身邊則傳來不遠處一桌學生討論的聲音。

    “是天擇對一時光!”

    “天擇的周進和游亞中剛剛不還在咱們學校做活動嗎?我看到了!

    “不算什么活動吧,就是王者社團趁人家來咱們東江打比賽把人請來站站臺,沒說幾句話就走了!

    “可這馬上就要比賽了啊,比賽前還專程跑來咱們學校一趟,這算相當給面子了吧?”

    “那確實,雖然比賽場離咱們學校很近,但賽前能特意走一趟,看來蘇格和他們的交情不一般吶!”

    “他們說的這個蘇格是?”何遇聽到這,忍不住向哥哥打聽了一下。

    “就是剛才站在周進和游亞中旁邊的那個學生,是王者榮耀社團的會長,水平聽說也很不錯。組織的戰隊一直壟斷著校內聯賽的冠軍!焙瘟紝斡稣f道。

    “哦哦!焙斡鳇c頭,馬上想起了周進和游亞中身邊簡單主持著場面的那個男生。樣貌出眾,風度翩翩,說話也很得體,給人的第一印象極佳。周進和游亞中若不是有職業選手的光環在身,絕不至于比蘇格更吸引眼珠。

    “那校內聯賽又是什么?”這個先前何遇亂入到浪7和皇朝那一局長平攻防戰后就有聽到,只是當時聽聽就罷,也沒怎么在意。

    “算是王者社團組織的活動吧,在校生都可以組隊去參加,你也可以去試試!焙瘟夹Φ。

    何遇頓時想起高歌對他發起的邀請,不由地怦然心動起來。

    兩人隨意閑聊著,二樓餐廳果然如何良所說,上菜的速度著實不怎么樣。第一道菜端上來時,雙方選手開始出場。周進換下了來東江大學時穿著的休閑裝,穿起了天擇戰隊的隊服,以隊長的身份走在隊伍最前,一入場就贏得現場一片歡呼和吶喊。作為征戰KPL多年的老牌選手,周進積累了相當數量的支持者,每年最受歡迎選手的投票從未掉出過前五。

    但是當一時光隊選手出場時,現場的歡呼就更加熱烈。一來東江是一時光戰隊的主場,再來,一時光戰隊的隊長,司職打野位的李文山號稱王者第一打野,人氣從來都不比周進差,又在上半年的春季賽中率隊擊敗天擇拿下總冠軍,正是風頭無兩的時候。出場時的一波歡呼和吶喊瞬間就將先前熱情的天擇粉絲比下去了。

    客場作戰的天擇不會妄圖在這種事上壓過主場戰隊的風頭。兩隊選手相互握手致意,面帶微笑,時不時還會看到一點簡短的交流,著實讓人看不出這是上賽季剛剛爭奪總冠軍的一對冤家。但等雙方各自坐上比賽席后,便紛紛收起了笑容。

    “好,現在雙方選手已經就位,比賽很快就會開始。我們知道,春季賽雖然是一時光擊敗了天擇,但是天擇戰隊當時隊長周進可是缺陣的!而現在周進坐到了比賽席上,不知道一時光面對這支完整的天擇戰隊,還能不能保持勝者的心理優勢呢?”解說路由說道。

    “這個我想一時光賽前肯定要做功課,要向隊員們重點強調不能把去年總決賽對天擇的心態帶到今天的比賽來。有周進和沒周進的天擇那根本是兩支隊!”解說團子補充道。

    “說得是,現在雙方已經進入了BP階段,由主場作戰的一時光先BAN先選,第一手BAN……出來了!這根本就是不假思索啊,看來是備戰時就已經決定了這一手安排,一手諸葛亮的禁選,針對周進!

    “嗯,諸葛亮在當前版本下可能不算強勢法師,各位小伙伴在排位的時候可能很少想到讓他上BAN位,但是這里不一樣。周進的諸葛亮,在天擇戰隊的體系下可是經常帶起節奏的發動機,這一手禁選,其實不僅僅是針對周進,也是針對天擇的整個體系!

    “說得對!

    兩位默契的解說你一言我一句,解說分析著雙方的BP。何良點的四菜一湯,也在BP全部完成時全部上齊了。

    “陣容你怎么看?”何良問何遇。

    “一年沒關注了,看看再說!焙斡鰶]有輕易發表看法。電競游戲不同于其他競技,因為游戲版本更新時常會有裝備調整、英雄技能調整,甚至新英雄加入等等變化,游戲的玩法、技戰術等也會隨之進行或大或小的調整。

    一年沒有關注,何遇對這一年王者榮耀有什么變化并不清楚,所以很謹慎的對雙方BP沒有做出任何判斷。

    他的這份態度何良無疑是很欣賞的,臉上露出由衷的微笑。但等他抬起頭來,和何遇一起關注起比賽畫面時。天擇戰隊的開局卻讓兩個人同時一愣。

    司職下路的張時池,照舊選擇了他最擅長的射手英雄。但是卻沒有像何遇、何良所熟悉的那樣在隊友庇護下安心發育。他一開始便跟隨天擇戰隊的打野和輔助一起朝著對方野區發起了進攻。

    何遇所設想的那個套路,竟在轉眼間就發生在了兩人的眼前?煅劭磿≌f閱讀_www.gfnskr.live
一码中特是真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