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眼看書 > 都市言情 > 數風流人物 > 甲字卷 第十二節 走投無路(為盟主昵稱懶得取名加更。

甲字卷 第十二節 走投無路(為盟主昵稱懶得取名加更。

推薦閱讀: 獨步成仙   仙武神煌   神武至尊   天源笑傲   侯府小啞女   合租醫仙   科技樹保姆   從美食視頻開始的異世界生活   都市大進化時代   無雙贅婿   第一戰神   女總裁的上門兵王   最強藥王   贅婿兵王   攝政王爺欺上門   農女的悠閑生活   大唐無敵贅婿   武煉巔峰  

    與此同時薛姓男子和仆人也在另外一間房內嘆息不止。

    “二爺,誰曾想到這臨清城里光天化日之下居然會發生這種事情怕是被倭寇作踐糟蹋的松江、寧波都沒有這樣兇險吧聽說現在倭寇不及前幾年那么厲害了,但還是經常有船在外海被擄掠,說來說去還是咱們金陵好,若是大爺還在,”

    仆人顯然是一個有些喜歡繞嘴弄舌的,先前在馮佑的刀鋒下嚇得不敢作聲,現在覺得危險消失,頓時就開始止不住嘴了。

    薛姓男子臉色也有些黯然,若是兄長還在,薛家又如何會淪落到這等地步

    江南那邊生意也陷入了困境,原本合作多年的伙伴在兄長過世之后便有了二心,這幾年里吞沒了不少本該屬于薛家的生意,只是對方在江南勢大,薛家還只能忍氣吞聲。

    若非如此,自己又何須這般不辭辛勞的來北地另外尋找營生

    想到薛氏一族,薛峻心里就有些發苦。

    兄長嫡子不成器,自小頑劣不堪,若非父親和兄長在時根基厚實,只怕這幾年里也就敗光了,即便這樣,長房一支現在也不好過,聽說自己那位嫂嫂也要準備帶著一家人上京找自家娘家和姻親賈家攀援些關系,看是否能維系長房一支的生計。

    自己一對兒女倒是聰慧機敏,只是這幾年,想到這里薛峻搖搖頭。

    原本以為這山東素來是北地富庶之地,臨清、德州、濟寧素來為運河要沖,人煙輻輳相連,這幾日里看臨清城中的確頗有些營生可做。

    像那錢莊和當鋪也是薛家在江南就做得老的,還有綢緞鋪這里數量雖多,但是薛峻覺得亦是有機會。

    只是沒想到這稅監如此勢大,不管不顧的苛索竟然會引發這么大的風波。

    馮紫英有些著急。

    馮佑二人已經出去了一個時辰了,仍然沒有回來。

    他站在中庭側面的假山石上向外眺望,除了西南角煙火大起外,東南角東水門方向也是喊殺聲陣陣,讓人心里發慌。

    這等混亂的局面,你就是有日天的本事也難以作為,三寸不爛之舌在面對刀劍的時候,只怕人家根本不給你機會就讓你見血封喉了。

    早知道早走一日就好了,再不會遇上這種破事兒,回到京城繼續龜縮在國子監里去裝樣,看看能不能混出一個名堂來,無論如何小命無憂。

    大門終于被急促的擂響,馮紫英咬著牙藏在門后,一揮手。

    薛姓主仆也都一臉生無可戀的模樣握著兩根硬木門閘在一邊,而賈雨村則也是寒著臉舉著一條錦凳,全身卻是篩糠似的顫抖不止。

    這也是馮紫英強迫三人如此這般的,若真是遇上賊匪撞門,人多,也就作罷,人少,那就要想辦法博個你死我活。

    薛姓主仆和賈雨村先前都不愿意,只是在馮紫英冷冷的幾句分析之后,便只能接受了這般安排。

    還好,福伯啞著嗓子問了之后,是馮佑的聲音,所有人都松了一口氣。

    馮佑急速側身進門,而跟隨而進的黑瘦小子卻是滿臉桀驁不馴。

    馮紫英瞥了一眼就知道只怕他們這一趟出去也不清凈,看看馮佑的右腿膝褲一道明顯破縫,應該刀劍類利刃所致,估計又是遭遇了一場惡戰。

    “佑叔,如何”馮紫英急聲問道,其他幾人的目光也都落在了似乎還有些氣息不定的馮佑身上。

    馮佑倒是顯得很淡然,撣了撣右臂上的泥灰,挑了挑眉“出不去了!

    “啊”幾個人異口同聲,倒是馮紫英早有心理準備“亂匪進城了”

    “嗯,我在鼓樓東街那邊遇上了糧幫的人,他們被圍在了東水門,如果不是靠著幾條船接應,只怕糧幫那幾十號人都得要撂下!瘪T佑雙眼微微瞇縫了一下,眼角更是抽搐不止,這是他緊張情況下的表現,搖搖頭“糧幫護衛能打,但人太少了,經不住亂匪用人命填,他們不敢拼!

    “那別處也不行么”馮紫英明知道這句話是多余的,但是還是有些不甘的問了一句。

    若是出不了城,那呆在這里就是坐以待斃,這條命就只能是看人家臉色了。

    “玉帶橋倒是沒人了,但是過橋的南面和東面都是亂匪,根本過不去,都被堵死了!

    黑瘦少年插話,但卻沒有多少懼怕之意,也不知道是爛命一條無所謂,還是覺得自己排不上號。

    一堆人都束手無策,不知道該如何應對。

    薛峻主仆倒是就在外邊闖蕩,見識不少,但是頂多也就是遇上稅吏或者官府敲詐折些錢財罷了,偶爾遭遇土匪強梁,只要奉上錢財,也能保一條命,但像今日這樣如此規模的民亂,就真的沒有抓拿了。

    至于賈雨村三人更是腦瓜子一片空白,那婆子更是早就摟著小丫頭抹起淚來,只是見馮佑滿臉寒霜,不敢哭出聲來。

    如果馮佑所言是真,也就是說這些亂民中混雜有白蓮教匪,那這場民亂就不是一場簡單的民亂了。

    任何民亂只要混入了這類教匪,都絕不會輕易平息,而宗教狂熱裹挾的亂民其戰斗力也不能簡單的用尋常暴民來判斷了。

    想那么多毫無意義,現在該怎么辦

    馮紫英十二歲不到的小腦袋瓜子也開始急速轉動起來。

    在場的這幾位顯然都是些靠不住的主兒,估計是都從未遇到過這種事兒,事實上馮紫英也一樣從未遇到過。

    馮佑倒是在邊寨上廝殺慣了,并不懼怕這類刀兵之事,問題是他若是一個人想要脫身倒是有些機會,要拉上馮紫英就不好說了,還不說有個瑞祥在邊兒上。

    馮佑擅長廝殺,但是他單槍匹馬,面對這數以千計的亂匪,一樣束手無策。

    馮紫英從來不會把希望寄托在別人身上,現在也無人可倚。

    暴民也好,亂匪也好,數以千計,已經進城,這就不可能像剛才那樣還可以在街面上脫逃了。

    估計很快這大街小巷都要被亂匪折騰一番,如無意外,這馮氏大宅肯定會遭遇一場暴風驟雨般的洗劫。

    屆時這一幫子人怕是無人能逃脫。

    “鏗哥兒,得早做決斷,我們遇上的亂匪距離這里不過兩三里地,最遲半個時辰之內,我估計那些亂匪就會蔓延到我們這邊來,”馮佑遲疑了一下,沒有再說下去,但是言外之意其他幾人都聽明白了。

    薛姓商人和賈雨村都是面色煞白,他們當然知曉馮佑的意思,這沒說出口的話大概就是要大難來時各自飛的意思了,問題是這怎么飛只怕走出去遇上亂匪就是死路一條,留在這里或許還能多茍活一會兒。

    馮紫英也明白馮佑的意思,他要保著自己沖出一條血路出去,覺得留在這大宅里只有死路一條了。

    “馮公子,我家女公子是揚州巡鹽御史林公獨女,此次在下也是奉林公之命送其女去其舅舅家中,其舅乃是當朝榮國公寧國公二公之后,一為當朝一品神威將軍,另一位任工部員外郎,”

    “馮公子,我乃是金陵薛家薛峻,家嫂乃當今京營節度使王公之妹,”

    賈雨村和薛峻都繃不住了,若真是這馮佑要帶人一走了之,把他們給扔在這里,那他們就只有抓瞎束手待斃了。

    兄弟們多給點書評章評一下啊,別光看不說啊,也請加入你們書單,嗯,有什么建議也可以進qq群581470234來探討?煅劭磿≌f閱讀_www.gfnskr.live

上一頁 加入書簽 目錄 投票推薦

推薦閱讀: 我的薄荷小姐   我是顆廢星球   回檔在2008   我的眷族才不會這么強   在火影的浪人   修行從養豬開始   男卑女尊修仙界   沒系統的小白   亂世崛起系統   我真的開了眼   這也能突破   我真是醫神   漫威之我是防火女   后精靈時代   公平置換   修羅天尊   無雙豪婿   無敵帝王召喚系統   我有百萬武魂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一码中特是真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