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眼看書 > 科幻小說 > 影視劇世界 > 第六十七章 閃靈如果來了,本州剛好能和他認個親!

第六十七章 閃靈如果來了,本州剛好能和他認個親!

推薦閱讀: 蓋世雙諧   神君有個小師妹   女總裁的全能兵王   美女總裁的特種兵王   超級小神醫   戲鬧初唐   隋末之大夏龍雀   抗戰之野狼突擊隊   匹夫仗劍大河東去   異能少女重生:帝少奪吻99次   神醫農夫   透視高手混山村   修真聊天群   最狂棄少   重生棄少歸來   最強狂兵混都市   女總裁的全能高手   茅山鬼王  

    “明白”

    方謙見吳益之說完這句話后,并沒有立即出去反而站在那里,臉上有些猶豫,方謙見狀好奇的問道“怎么你還有事”

    吳益之沉吟了一會兒說道“大人,您可能有所不知,于風這個人沒什么大不了,但他與閃靈有著師徒之情,卑職怕”

    “怕怕個球閃靈如果來了,本州剛好能和他認個親”方謙背著手笑吟吟的說道“既然于風和本州沾親帶故的,那就留他一條狗命”

    吳益之聞言頓時感覺方謙的形象高大起來,狄仁杰是他的恩師,蝮蛇成了他的表叔,他本身又是梅花內衛的人,又自編自導了章懷太子及梁王李忠之子這兩個身份,他的師傅又是袁天罡,大姐是肖清芳,又是幽州的實際掌控者,而且還是唐門的斗羅,手下又有崇慶七鷹這等高手,而且本身的功夫又冠絕天下

    吳益之感覺以往四十多年的時光他都虛度了,瞧瞧,刺史大人這才算是真正的生活。

    吳益之暗自估計,恐怕就算是方謙自己都不知道他到底擁有多少身份

    狄仁杰的房間。

    “嘭嘭嘭”的敲門聲傳來。

    狄仁杰神色一動,說道“是敬暉嗎進來吧”

    虎敬暉聞言推門而入,疑惑的問道“大人,怎知是卑職”

    狄仁杰笑道“元芳剛走,不可能回轉,若是唐鏡肯定會先喊恩師再敲門,若是狄春狄春一般不敲門的,至于其他人,誰會造訪我這個幽州大都督所以除了你還能有誰”

    虎敬暉聞言極為佩服,他心中一動,試探著問道“那大人應該也知道卑職是來干什么的”

    狄仁杰聞言將胖胖的右手一伸,用肯定的語氣說道“名單呢拿來吧”

    虎敬暉臉色露出震驚的神色,隨后搖頭失笑道“我早就知道這一切都瞞不過大人的!

    虎敬暉說完之后,從懷中掏出一張薄薄的紙張,雙手捧著遞給狄仁杰,說道“大人,這就是陛下想要的名單”

    狄仁杰見虎敬暉遞過來的名單,都沒有伸手去接,反而是笑著說道“敬暉,你把它燒了吧”

    虎敬暉吃驚的問道“大人,這份名單您不打算交給皇上”

    狄仁杰嘆息一聲說道“這些人都是被越王以及劉金用陰謀的手段所脅迫之人,本身并無反意,若是真的把它交給了陛下,恐怕又會掀起一場腥風血雨,既如此,索性一把火燒了干凈!

    虎敬暉聞言那是心悅誠服,目光之中的神色幾乎可以替狄仁杰效死力。

    狄仁杰的這種舉動和曹操焚燒手下與袁紹串通的書信,大宋提刑官中皇帝一把火燒了宋慈搜集的八大箱子的證據相比,狄仁杰可是冒著很大風險的,畢竟那兩位都是君,而狄仁杰是臣。

    虎敬暉見狄仁杰臉色堅毅,于是拿出火折子點燃了名單,頃刻之間,便燃燒成灰燼。

    名單燒毀之后,門外突然傳來一陣喧嘩之聲,狄仁杰看了虎敬暉一眼,說道“敬暉,你猜外面發生了什么”

    虎敬暉聞言搖了搖頭,面色有些茫然的說道“卑職猜不到,不過聽著繚亂的聲音,恐怕是刺史府內進了刺客吧”

    狄仁杰目光平靜的說道“不僅是進了刺客,我估計此時那個劉金應該已經畏罪自殺了!

    虎敬暉先是大驚失色,接著又恍然大悟,劉金知道的太多了,只要劉金一日不死,這份名單就仍然有可能泄露,而且方謙的身份就多了一些暴露的危險。

    更何況劉金死了,賊首也可以推脫到他的頭上,李青霞也就順理成章的得救了。

    果然不出狄仁杰所料,過了片刻之后,外面傳來一陣慌里慌張的聲音,“恩師,恩師,大事不好了,劉金畏罪自殺了”

    隨后,方謙推門而入,看到屋內的虎敬暉時,先是一愣,然后喘了一口氣后,說道“恩師,劉金他”

    狄仁杰笑瞇瞇的說道“你不用重復了,我都聽到了,劉金就算是今天不死,日后也難逃一死!

    方謙點了點頭,鼻子嗅了嗅屋內的氣味,看著地上的余燼,皺眉問道“恩師,您剛才燒的是什么”

    狄仁杰笑呵呵的說道“唐鏡,你還和我;^,我就不信你沒看過這份名單”

    方謙聞言急忙辯解道“恩師,這您可真冤枉學生了,學生還真沒看過”

    “呵呵”狄仁杰搖了搖頭說道“你是梁王李忠之子,志在恢復李唐江山,你會不覬覦名單上的人唐鏡,你拿這話騙鬼呢”

    狄仁杰這話斜看了虎敬暉一眼,虎敬暉雖然臉色不變,但他心中一緊,急忙解釋道“大人,卑職來時,可從來沒有把名單給方大人看過”

    虎敬暉是身在局中,關心則亂,這話一說出口,方謙就長嘆一聲說道“虎將軍,你上了本州恩師的當了”

    虎敬暉有些摸不著頭腦,他感覺自己一句出格的話都沒說啊

    狄仁杰嘿嘿笑了笑,笑容如同偷腥的貓一樣奸詐,道“敬暉,你關注的重點不對!

    虎敬暉不明所以。

    方謙搖了搖頭,恨鐵不成鋼的說道“你是王皇后的侄子,而我被恩師喝破身份,乃是梁王李忠之子,你若是不知曉我的身份,豈不是應該大驚失色而不是關注什么所謂的名單”

    虎敬暉聞言頓時懊惱不已。

    末了,方謙說道“不過你也不用氣餒,恩師他老人家老謀深算、老奸巨猾的,這世上能夠逃過他算計的人,估計不多!

    狄仁杰聞言臉上的笑容逐漸消散。

    馬丹的,熊孩子,你怎么說話呢

    神都,皇宮之中。

    武則天坐在書案后面,她的手中拿著的是梅花內衛的密奏,旁邊的黃門官抑揚頓挫的黏著狄仁杰的奏章,當黃門官念完之后,武則天合上了密奏,然后她滿意的點了點頭說道“如此懸疑之案,狄懷英竟在旬月之間告破,真是神乎其神啊我大周舍懷英外再無第二人”快眼看書小說閱讀_www.gfnskr.live
一码中特是真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