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6章 戶部

推薦閱讀: 武煉巔峰   超級醫生在都市   上門神醫   無敵養鳳系統   重生之絕世戰帝   絕世戰帝   貴妃有心疾,得寵著!   戰神無雙   閃婚老公寵爆了   極品都市醫仙   斷仙譜   最強狂婿(又名:至尊強婿)   太荒吞天訣   狂婿當道   一縷春光   史上第一密探   我真沒想成大佬   崇禎竊聽系統  

    “傳圣上口諭,著戶部官員自今日起一力配合國子監楚司業行事,欽此!

    “臣等遵旨,吾皇萬歲萬歲萬萬歲”

    戶部尚書領著戶部侍郎磕頭謝恩。楚辭遠遠站在一邊,生怕受了他們的禮。

    傳旨太監就是當初和楚辭聊了一路的小福子公公。楚辭每次進宮,都是由他接待,對于這個和他差不多地方來的平易近人的楚司業,小福子心里很是有幾分好感。他傳完旨后,對楚辭說道“楚大人,小人要回宮復命,就不多留了,您自個和戶部交接吧!

    “公公請!背o送他出門,然后遞過去一個荷包,小福子皺了皺眉頭,覺得這楚司業雖為官不久,但官場上的惡習竟已沾染上了,心里不免有些失望。他不動聲色地接過荷包,朝楚辭拱了拱手就走了。

    待出了戶部,上了馬車,小福子將重重的荷包打開,卻發現這里面并非是他所想的楚辭用來巴結人的銀兩,而是一些黑黑的藥丸。

    他捻起一顆藥丸放到鼻子旁邊聞了聞,然后就發現這味道和宮里的主子們最近服用的很像。據說此物可以止咳化痰,也可以開胃健脾,基本上除了個別體質特殊的人之外,其他人都可以服用。

    小福子清了清嗓子,感受了一下最近因火旺而有些干啞的喉嚨,小心地拿出一粒塞進嘴里。瞬間,一股清涼舒爽的感覺涌入口腔,原本還隱隱作痛的喉嚨好似被一股清泉撫過,說不出來的舒服。而且,周身的熱氣也似乎被帶走了。

    他將荷包小心翼翼地放進懷里,剛剛有些遺憾失望的情緒已然一掃而空了。

    楚辭還不知道他隨手遞出去的薄荷丸子滋潤了別人的心田。那丸子其實是仁和堂老大夫拿出來試水的。因為如今不止仁和堂在做丸子,太醫院也在做,受眾多了,原料消耗的也十分快,那些東西自然而然的就漲價了。

    漲價對于太醫院來說自然不是什么大事,但對仁和堂來說,卻有些劃不來了。于是老大夫這些天一直致力于開發出其他口味的丸子,想用它們代替原來的幾種口味。新品中有的是暗黑料理,有的作用不顯,最好的還是這以薄荷為主料的。于是他送了好些給楚辭,希望楚辭能幫他推廣一下。

    楚辭隨身帶著幾包,今日聽小福子的聲音有些沙啞,便隨手送了他一包。見小福子離開,楚辭又返回了戶部,拜見戶部的幾位首腦。

    戶部的尚書和兩位侍郎對楚辭印象深刻,畢竟這幾個月來,話題就一直圍繞著他打轉。他們六部在一起議事時,也曾聽過其他幾位對他的評價。

    其中吏部尚書認為,楚辭是個烈性之人,但也知道進退,這看法自然源于當初派官一事。禮部尚書認為楚辭很有智謀,因為當初雪災獻策一事,讓他對此人印象深刻,他的女婿祝提學也曾多次提起過他。兵部尚書則認為楚辭此人嘴尖舌利,咄咄逼人,原因不言而喻。而刑部,工部和戶部因為還沒和他打過交道,所以不予置評,但是幾次看楚辭舌戰御史臺群儒,他們心里也是覺得此人很有意思的。

    楚辭見戶部尚書盯著自己久不做聲,不由狐疑地摸了摸自己的臉,很想去照一照鏡子了。

    “尚書大人,不知下官臉上有何不妥之處”

    “沒有,狀元郎風采不減當年,哈哈!睉舨可袝Φ。

    “多謝大人夸獎!背o有些無語,什么叫不減當年,他就是今年中的狀元好不好

    “楚司業,不知皇上讓我等協助你辦的是何差事還請楚司業告知一二,讓我等早做準備!弊笫汤砷_口問道。

    “是啊,要辦何事盡管說便是。只是,因為賑災一事,國庫空虛,我們如今是一個銅板掰成兩半用,勒緊了自個的褲腰帶,這才把各個衙門的俸祿悉數發出,若楚司業你是為了銀子來的,這恐怕就”右侍郎接著說道,神情之間滿是苦悶,仿佛他們就是這大魏朝最窮的衙門。

    楚辭打量了一下這三位如出一轍的大肚子,勒緊褲腰帶明明是松開吧他們也不怕楚辭打量的目光,臉上這會兒明明白白地寫著,要錢沒有,要命一條

    “三位大人請放心,楚辭知道戶部心系整個大魏之事,籌銀艱難,自然也不敢以這等小事讓大家為我奔波勞碌。楚辭想知道,這商稅是哪位大人主管的”

    聽楚辭這樣一說,他們立刻就放下心來了,不是來要錢的,那就萬事好商量。

    “這商稅是由金部主管的,金部則是右侍郎王大人下轄,既然你找的是金部,那本官和左侍郎就先走了!睉舨可袝妥笫汤勺吡顺鋈,右侍郎叫來門口的小廝,讓他將金部郎中找來。

    不一會兒,一個看上去清清秀秀的男人走了進來,他長著一雙杏眼,看上去有些女氣。

    楚辭一貫不是個以貌取人的人,但今天見到這金部郎中,還是不免有些驚訝。這副模樣,是怎么在眾多商賈之中混的游刃有余的看上去分明一只柔軟的小白兔嘛

    “褚英見過大人,不知大人傳喚在下有何吩咐”褚英雙手一合,朝王大人行了一禮。

    “褚英啊,這是國子監的楚司業,他奉皇命辦差,想要了解商稅一事,你既主管這一方面,無論楚司業問道哪一方面,都不得推諉懈怠,須得認真配合,明白了嗎”

    “下官謹遵大人吩咐!瘪矣⒄f道。

    “那好,你和楚司業聊吧,本官還有要事,先行一步了!蓖醮笕舜蛄藗招呼,也往外走了。

    “有勞褚大人了,不知褚大人的褚是哪個褚”楚辭問道,這字聽上去和他的姓氏一模一樣。

    “在下的褚乃是褚遂良的褚,和楚司業你同音不同字,也算是一種緣分了!瘪矣⒛私鸩坷芍,官拜正五品,本來在楚辭這六品司業面前,還是能稱一句本官的。但是,楚辭是誰啊敢以區區六品叫陣御史臺,豈是池中之物若在他面前抖威風,日后他一旦高升,難保不會記仇。

    “褚大人說的是!比思疫@么有禮貌,楚辭自然也不會惹是生非,故而兩人在廳中交談了一會,便開始稱兄道弟了。

    “楚兄,不知你想要了解有關商稅的什么事呢只要在下知道,必定知無不言!瘪矣⒁娏牡牟畈欢嗔,便開始進入主題。

    “褚兄,不知課稅大戶你這里可有記載”楚辭也不想了解別人衙門的,便直截了當地將他來此的目的提了出來。

    “課稅大戶有倒是有,只不知楚兄要這個有何用”褚英見他不過問其他的,心里放松了一點,他還以為這楚司業是圣上派來明查暗訪的。

    戶部掌管天下錢糧,本就是一份肥差,他們當官的,哪能不撈點油水朝廷對此事一貫也是睜一只眼閉一只眼的,只要別太過分,那就沒什么問題。他知道這楚司業是個厲害人,萬一被他查出什么破綻,捅了上去,那沒事也有事了。

    “楚某承蒙圣上不棄,接了操辦祭孔大典一事,這計劃雖有了,卻還欠一股東風,遂想和這些課稅大戶們化化緣!背o笑著說道。

    “原來如此。只是”褚英心里暗笑他想的簡單,面上卻一副為難的樣子。

    “只是什么褚兄有事不妨直言相告!

    “只是,這京城富戶們,不像是喜歡做好事的,只怕結果要讓楚兄你失望了!瘪矣@了口氣說道。

    楚辭還以為什么事,聽了當下便笑道“這個不妨事的,只請褚兄為我做個引薦人即可,其余的事,在下自會處理!

    “既然楚兄你已成竹在胸,那在下也就不多說什么了。要想認識這課稅大戶們,也不必一一上門拜訪。在這京中有個商會,商會會首叫陳海平,他每月都會下帖子宴請京中商會成員,本月的宴會就在明天。若楚兄有空,不妨現在跟我一起去見一見這陳海平,如何”

    “那真是太好了,還請褚兄為我引薦!

    說著,兩人出了戶部,乘上馬車,向著城東而去。京城有句俗語,叫做東富西貴南貧北賤。這也是相對于外城來說的,內城不論哪個方位住的都是達官貴人,何來貴賤之分

    楚辭還沒有到過城東,一時新奇,便揭開馬車簾子向外看,果見這里的百姓們穿著和其他地方的百姓不太相同。

    “城東幾條街都是十分熱鬧的,這里靠近永定河,每天都有無數船只在這永定河上來來往往,故而這城東之人,都比別處的百姓更加有錢!瘪矣⒁姵o好奇,便解釋道。

    “果然啊,要想富,先修路。這城東水路暢通,無論做什么生意都方便,難怪人人皆富了!背o感慨道。

    “要想富,先修路”褚英默念了一遍這句話,而后抬頭沖楚辭說道,“楚兄的這個想法倒是新穎,不過細細想來,確實有道理。我四年之前外放至黔貴省,那里山林眾多,盛產各種珍貴藥材。只可惜啊”

    “只可惜黔貴省某些州府是個039天無三日晴,地無三尺平,人無三分銀039的窮鄉僻壤。山路曲折陡峭,布滿危機,百姓們即使辨得藥材,也輕易送不到山下來,往往只能眼睜睜地看著藥性過掉!背o往下接著說。

    “你怎么知道”褚英大為震驚,這楚司業說的好像親身經歷過一樣,但他明明是西江省人,而且今年才中了狀元。

    “因為不止黔貴省,很多地方都是這樣的。只不過黔貴省就連官道都沒有幾條,所以才這般名聲在外罷了。褚兄在那里當差,必是治理有方,這才調任回京的吧”

    褚英但笑不語,楚辭也不再多問,轉而移到了另外的話題上。不久之后,馬車在一處大門前停了下來。

    褚英和楚辭先后下了馬車,看著眼前這氣派無匹的宅邸,楚辭不由感慨一聲,有錢真好這門口的兩尊獅子造型莊嚴,神態逼真,纖毫畢現,一看就是出自名家之手。

    褚英見楚辭一臉贊嘆,便說“這兩尊石獅子,出自雕刻大家苦大師之手,被這陳老爺以十萬兩銀子高價買走,而后又放在普濟寺里誦了九九八十一天的經文,請主持大師開光之后,才請回府的!

    苦大師楚辭聽著有些耳熟,仔細回憶后才發現,這人正是雕刻當初寇靜送來的玉冠之人。原來他這么出名的嗎

    楚辭不覺間已將這話問出口,褚英聽后,說道“當然,這苦大師雕刻技藝之高,無人能出其右。他的雕刻手藝是先祖一脈相傳的,聽說當今用的玉璽,就是他家先祖當年刻的!

    “原來如此。那能夠請動苦大師的,一定不是普通人了!

    “這倒也不一定,聽說苦大師性情疏狂,做事由心,誰也不知道他在想什么!瘪矣⑦呎f邊走上前去和守在門外的家丁說話,那家丁接過他的拜帖,便進去了。沒過一會,他又出來了,說是他家老爺有請。

    楚辭有些好奇,看來這陳海平不愧是京城富商之首。五品官到他門前也要遞拜帖,而且他本人不親自來接就算了,甚至連總管都不派出來,只讓家丁帶路,比朝中某些大員氣派還足。

    陳家大宅從外面看上去已是十分氣派,進了里面,更是富麗堂皇。院內奇花異草不知凡幾,更讓人驚嘆的,是他接待賓客的大廳里竟然就擺著兩盆一人高的紅珊瑚。

    珊瑚對于現代人來說,自然算不得什么。但在古代來看,這東西卻是有價無市,能夠擁有它的人非富即貴,算得上是身份的象征了。而這陳海平竟然就將它放在會客廳里,其富有程度可見一斑了。

    不過,擺在這里,應該也算是另一種下馬威吧他是想讓來人掂量一下自己的身份,再來和他議事?煅劭磿≌f閱讀_www.gfnskr.live

上一頁 加入書簽 目錄 投票推薦

推薦閱讀: 悶騷王爺請賜教   明神天啟錄   我做法海這些年   無限輪回狂潮   三國之我去買個橘子   軍工重器   國潮1980   圣能覺醒   日娛名偵探   精靈之時代王者   當圣主有聊天群   上門神醫   無敵養鳳系統   重生之絕世戰帝   絕世戰帝   神凰不為徒   逆天女皇重生后   天醫仙尊在都市   逐世啟示錄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一码中特是真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