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眼看書 > 網游競技 > 穿越古代做夫子 > 第202章 當年之事(靜靜)

第202章 當年之事(靜靜)

推薦閱讀: 武煉巔峰   超級醫生在都市   上門神醫   無敵養鳳系統   重生之絕世戰帝   絕世戰帝   貴妃有心疾,得寵著!   戰神無雙   閃婚老公寵爆了   極品都市醫仙   斷仙譜   最強狂婿(又名:至尊強婿)   太荒吞天訣   狂婿當道   一縷春光   史上第一密探   我真沒想成大佬   崇禎竊聽系統  

    “好一個潤物細無聲啊”溫太傅想清楚之后,  長嘆一聲,  “果然還是你們年輕人思想活絡,  這祭孔一事推廣到老百姓中去,讓他們能多了解圣人言行,  從而有所感悟,使其教化能銘記于心,  不錯,不錯”

    “可是,怎樣算推廣出去了呢單單以我們這些人,怎么能說服各家各戶皆出祭品祭孔呢”趙山長提出質疑。

    “是啊,  而且祭孔的儀式繁瑣莊重,要是那些目不識丁的老百姓祭祀中出了差錯,豈不是褻瀆圣人”舟山書院的山長周齊輝也有些擔憂。

    楊提學笑了一聲,  說道“諸位,  咱們楚司業能想出這件事情,必然是已經有了對策的,  不如請楚司業繼續說一說,  這事該怎么辦也好讓我等可以著手準備!

    楚辭搖了搖頭,  說道“承蒙楊提學看得起,只不過,下官心里還真沒一個完整的對策,  剛剛也只是靈光一閃罷了。如果諸位覺得這個辦法可行的話,  那么就給楚某兩天時間,  兩天后,  我必將擬好計劃書,再和大家一同商議!

    “好,那么此事,老夫就交由楚司業你一手操持,需要什么東西,盡管開口和楊提學說便是了”

    “太傅且慢,還是先等下官的計劃書出來再說吧,萬一下官有思慮不周不處,大家也可以提,以免鬧出什么笑話就不好了!背o不顧禮貌,趕緊打斷溫太傅的話。萬一現在就定下來,到時候出了岔子肯定是要他一個人背鍋的。

    “嗯,也是。楚司業行事嚴謹,那么,一切就等兩日后你拿出計劃書時,再來定奪吧!

    “多謝太傅!背o想,回去要好好琢磨一下了,大型活動他不是沒有策劃過,但現代可以參考的東西多了,設備也比較齊全,古代的話,還得好好考察一下才行。

    “今日就到這里吧,你們書院還有事就先走吧,老夫還有事要和楚司業說,楚司業,你就再留一下吧!

    “是!贝蠹壹娂姼孓o,只留下溫太傅和楚辭坐在這大廳里。

    “太傅,不知您還有何指教”楚辭想了想,實在想不出除了今天說的事外,他和太傅大人有什么事可以共商的。

    “楚司業,別緊張。老夫就是想以一個長輩的身份,和你聊聊溫然的事!睖靥嫡f道。

    “溫然他才思敏捷,學習刻苦,下官覺得,他明年興許可以上場試一試了!背o說道。

    “現在不談公事,你不必以下官自稱。老夫想問的也不是這孩子的學業,我想問的是他平時在國子監的生活!

    真是可憐天下長輩心吶,就連三公之一的溫太傅也不能免俗。楚辭想著,便把他了解到的關于溫然的事無巨細地全部告訴了溫太傅。

    溫太傅聽得很認真,在聽到楚辭智斗那幾個想要翻墻出去的小鬼時,忍不住笑了起來。

    “哈哈哈,那幾個小家伙背地里都叫我老狐貍,但老夫想,他們自遇上你的那天起,估計才知道,什么叫做狐貍了。只是沒想到,溫然他也會翻墻!睖靥祰@了口氣,語氣中諸多感慨。

    “溫然這孩子初時十分內斂,總是一個人呆著,現在看上去倒活潑了許多,那天我還見他在操場和祝峰等人玩排球呢!

    “排球”

    “對,一種形似蹴鞠,用手臂和手肘擊打的球,學子們挺喜歡用它鍛煉身體的!背o解釋道,而且因為去店鋪里問的人多了,所以外面也已經在賣了,比張虎當初制的那個更加精致和有彈性。

    “改天老夫到國子監去見識一下!睖靥迭c點頭,“我聽溫然父親說過,是你讓溫然改變的。他話語之中,對小友你的育兒方法多加推崇。老夫十分好奇,你也是剛剛及冠之年,怎么對教育孩子這么有一套呢”

    楚辭微微一笑,說道“我家中有一個小侄子,日常與他相處頗多。后來我重入縣學讀書之時,就把小侄兒也接了過來讀蒙學,所以對孩子的一些心思,我還是比較了解的!

    “原來如此!睖靥迭c點頭,他打量了楚辭一會,越聊越覺得這個年輕人很是不錯,突然問道,“小友還未婚配吧有沒有考慮過這件事啊”

    “呃這”楚辭尷尬了,他還從來沒被人問過這么敏感的話題。這京城人情冷漠,楚辭遇到的長輩,一般都是不那么親切,甚至還想要搞臭他的,突然被問到這個話題,他一時還還有點接受無能。

    “怎么,可是有什么難言之隱”溫太傅眼里含笑,他離開京城多日,回來時這個楚司業的事跡已經傳得風風雨雨了。從傳聞中,溫太傅覺得這個年輕人博學多才,寵辱不驚,沒想到,于婚姻大事上,還是挺像個毛頭小子的。

    “沒有”楚辭一聽這個難言之隱,立刻就想起上次的烏龍事,立刻出言否認!靶∽硬⑽椿榕,目前還是以事業為重,暫時沒那種想法!

    “你這話不對。俗話說,先成家再立業,家中有賢妻,才能安枕無憂地去謀事業!

    “小友倒是個孝順之人,既然你目前無心成家,老夫也就不多說了,本還想喝到楚小友你的一杯謝媒酒呢!睖靥涤行┛上,他聽說了楚辭的種種事跡之后,突然想起上次他的一位老友托他給自家孫女相看個才俊,眼前這不就是才俊嗎只可惜啊,落花有意流水無情。

    “多謝溫太傅對小子的殷殷關切,小子他日若動了心,再請溫太傅為我做個媒人!背o笑著說道,當初相處時日雖短,但他覺得他們就似忘年之交一般。

    “好好好,到時候啊,老夫給你當大媒,再叫溫然陪你去接親哈哈哈!睖靥缔哿宿酆毿Φ。

    “這接親需得成雙成對才是,不妨讓上次那位小公子也來湊個數吧!背o笑道,他想起上次那個不知世事的小孩了。

    楚辭有些不解,那孩子不就是比較自閉嗎勸說他也沒什么難度吧不過,他成親還是猴年馬月的事,說不定到他成婚時,那兩個孩子都有了。

    從提學司衙門出來后,天色已經不早了。楚辭回到國子監,見里面比往日冷清許許多,才忽然想起,今日是十四,明天又是休沐日了。

    說來也是慘,學生可以休沐,他卻要半夜爬起來去上朝,若是明日的常朝取消就好了。

    楚辭想著,在司業廳溜達了一圈之后,就往后院走去。

    張虎走在他前面,神色嚴肅,眉頭緊皺,看起來似乎正被什么事為難著一樣。只有楚辭知道,這廝是等的時間太久,餓壞了。

    寇靜坐在桌邊,看他們吃飯,一邊還幫楚辭夾菜。楚辭也有些餓了,一雙筷子揮舞得很快,專心地吃著被送到碗里的東西。

    張虎看了他們一眼,扒飯的動作更快了些,再不吃,好菜都要被這寇千戶送進他們老爺的碗里了。

    吃飽了飯之后,楚辭拿著帕子擦了擦嘴巴,整了整衣裳,又是一副風度翩翩的樣子了。

    “你猜我今天去提學司干什么了”

    “非常正確而且這次是溫太傅親自過來說的,你知道嗎我之前曾經見過這位溫太傅,就在文興坊那邊!背o略興奮地說道,他還以為遇見隱姓埋名高人的橋段不會發生在他身上。

    寇靜想了想,說道“就是小石潭那兒,還帶著一個少年人的垂釣老者”

    楚辭十分驚訝“你怎么知道”

    寇靜輕笑道“你忘了嗎我初來京城之時,與你同寢一室,那時候天天夜里,你都會把京城之事一件件拿出來說給我聽!

    “啊是嗎”楚辭干笑兩聲,“許我說過的話太多,我自己都忘記了!

    “可是,懷槿對我說過的話,我每一句都記得!笨莒o用深邃的眼睛看著楚辭,說話的時候,眼中的情緒莫名,楚辭有些不敢深究。

    “對了,除了季考一事,他必然還與你說了些其他的事吧”寇靜看出他的躲閃之意,心里微微嘆了口氣,貼心地把話題轉移了。

    “嗯”果然,楚辭又來勁了,把溫太傅說的話大致都說了一遍,只除了溫太傅戲言要為他他做媒一事。他不知道為什么,總覺得這件事不告訴寇靜會比較好。

    寇靜聽了他接下祭孔一事后就說,這些年他跟隨軍營去了不少地方,也見識過各地祭孔的不同風俗,到時候可以說給楚辭聽,讓他能夠多一條思路。

    楚辭剛想問寇靜行軍之時怎么會關注祭孔一事,就猛然間想起,寇靜在從軍之前,曾是一名前途無量的舉子。若不是臉上被人劃了一刀,那年的金榜之上,必然也是有寇靜一個名字的。他看著寇靜側臉上的疤痕,心里很不是滋味。

    “你還記得當年害你的那群是什么人嗎”楚辭突然問道。

    “這群人也太不地道了,山賊不是有個規矩,不搶書生舉子的嗎為何你還會被他們攔住”楚辭很是憤慨,他們知道自己害的是什么人嗎

    而且,楚辭記得大魏朝是有這個規矩的。因為當時道路艱險,山賊草莽眾多,很多弱質書生趕考之時橫死他鄉,導致那一年的科舉人才寥落。所以朝廷下了狠命令,在全國范圍內清剿賊寇,所犯之事無論大小,均以砍頭之罪論處。之后,又在全國上下張貼告示,說若再有舉子趕考途中遇害,犯案之人九族同罪,這才鎮住了那些人。

    “懷槿可知財帛動人心我家境不錯,當日趕考之時,父親讓我帶了很多銀票進京,生怕我會有所短缺。那些賊人不知何故,知道了這件事,前面的書生都放過了,單單只留下我與書童。我交出了一些銀子之后,他們還不罷休,要搜我們的身。我堂堂七尺男兒,又自負跟著師傅學了點武藝,便跟他們動起手來”寇靜嘆了口氣,若是當時他把全部銀票交出,說不定也就不會發生那事了。

    楚辭也跟著嘆了口氣,說了句“果然行事還需低調,你攜帶重金招搖過市,難怪引得他們注意了!

    “這就說不過去了啊,除非有人告密,不然為何他們會知道你攜帶重金呢你是在何處遭的難”楚辭覺出不對來,既然他已經偽裝過了,那依著寇靜縝密的心思,就不應該被人發現不妥才是,為什么那些山賊好像認定了他似的呢

    寇靜被他這樣一說,也感覺不太對勁“我當時也是從五常府一路坐船到海平府的,后棄船上路,快出海平府時,在一處無人之境被他們攔截!

    “海平府毗鄰京城,有什么山賊如此大膽,敢在此處作亂呢而且,說句不太好聽的話,他們既然已經傷了你,為何不一不做二不休呢要知道,壞人前途無異于取人性命,他們就不怕你會報復嗎”

    寇靜的神情愈發嚴肅“當時我受傷之后,從林子里鉆出一群衙差,說是為追緝這些山賊而來,帶頭的那個,正是海平府同知。那群山賊一見有人,便四散逃離,卻還是被抓住了?墒,當時因我只是臉上有傷,又逢先皇后壽辰,不宜見血,故而他們只獲流放之刑!

    他抬頭看了一眼寇靜,發現寇靜也是一臉深思,似是發現了其中的不對勁之處。

    “大哥,當時你就沒懷疑什么嗎”

    寇靜苦笑一聲,搖了搖頭“當時我一心為了前途被毀一事耿耿于懷,哪里能想到那么多呢而且我初離家門,又不曾與人結怨,哪里能想到會有人故意害我呢不過,我姐姐倒是派人查了許久,都沒發現什么蛛絲馬跡,也只有罷手了!

    “唉,你那是當局者迷了。當時若是將他們問清楚了,也可以弄個明白。對了,我覺得你那書童十分可疑,他如今身在何處呢”

    “那,這次鈺兒扶靈回袁山縣,你姐姐的那位陪嫁可跟在身旁”

    寇寇靜回憶了一下,然后搖頭說道“好像不曾見到,她應是被姐姐許給了府里管事,所以脫不得身!

    楚辭琢磨了一會,然后說道“大哥,有一件事不知當不當問”

    “但說無妨!

    “我怎么沒聽你提起過你那位姐夫呢鈺兒在縣學之時,也只說娘親,從不提他爹如何!

    楚辭從沒有見過寇靜這樣冷酷的一面,一時有些怔忡。

    寇靜回過神來,見楚辭一言不發,滿是歉意地說道“對不起,懷槿,剛剛我是不是嚇到你了”

    “沒事!背o搖頭,“只是我有點兒好奇,這人到底做了什么事情,讓你們都這樣恨他呢如果不方便說也沒關系!

    寇靜閉了閉眼,復又睜開,神色之間似乎藏了些許痛楚。

    “當然記得!背o點點頭,這可是他撈到的第一桶金。

    “那繡娘傳,影射的就是我姐姐一事,只不過,寫書之人故意扭曲污蔑,將我姐姐寫成了不守婦道,與人私相授受之人。而且,還將那奪人夫婿的縣主之女,寫得極其美好。那負心薄幸的書生,更是有情有義當年”寇靜用淡漠的口吻將此事重復了一遍,但他時不時流露的一絲恨意,卻暴露了他的情緒。

    “什什么真相竟是如此”楚辭大為震驚,“怪不得徐管家當時看見畫像之時那副作態,怪不得鈺兒總是拿著那幾張畫擺弄,我原以為只是因緣際會,他娘與畫中人有些相似罷了,卻沒想到,她果真就是!

    這段隱情他還是初次聽說,怪不得鈺兒對他如此親近,估計也是聽說了他阿娘的畫像是出自他手吧。

    “是啊,當時我看見畫像,還以為姐姐又活過來了。也是在那時,我就對辭懷槿你心生好奇!笨莒o說道。

    楚辭點點頭,怪不得呢他總覺得寇靜這樣的人是不會輕易與人交心的,而他自從初次見面起,就待他不一般,原來也是因為這個原因嗎快眼看書小說閱讀_www.gfnskr.live

上一頁 加入書簽 目錄 投票推薦

推薦閱讀: 悶騷王爺請賜教   明神天啟錄   我做法海這些年   無限輪回狂潮   三國之我去買個橘子   軍工重器   國潮1980   圣能覺醒   日娛名偵探   精靈之時代王者   當圣主有聊天群   上門神醫   無敵養鳳系統   重生之絕世戰帝   絕世戰帝   神凰不為徒   逆天女皇重生后   天醫仙尊在都市   逐世啟示錄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一码中特是真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