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8章 無解

推薦閱讀: 武煉巔峰   超級醫生在都市   上門神醫   無敵養鳳系統   重生之絕世戰帝   絕世戰帝   貴妃有心疾,得寵著!   戰神無雙   閃婚老公寵爆了   極品都市醫仙   斷仙譜   最強狂婿(又名:至尊強婿)   太荒吞天訣   狂婿當道   一縷春光   史上第一密探   我真沒想成大佬   崇禎竊聽系統  

    老虎在眾人的圍攻下夾著尾巴逃走了。它身上被長矛戳了幾個血洞,毛也亂亂的,整頭虎不復之前的威風。

    士兵們見好就收,帶著大家趕緊往外撤離。

    楚辭茫然地跟著大家往外走去,渾然不覺寇靜又用復雜的眼神看了他一眼,然后低下頭去,輕輕嘆了口氣。

    眾人往外撤離時,正遇上一群大人著急忙慌地往里趕來,兩邊碰面時,大家先確定了一下人數,發現除了寇靜身上帶的傷比較重之外,其他人最多只是被老虎撞了一下,終于松了口氣。

    “爹啊”朱明越看見他老爹那一臉擔憂的模樣,頓時哭得眼淚鼻涕橫流。

    朱大人揚起手想給他一巴掌,打死這個不知輕重的混蛋。但是看著他一身泥土的狼狽樣,最后也只是在他背后輕輕地安撫地拍了一下。

    吳光他爹一臉怒色地訓斥,但明眼人也都看得出來,他眼底深藏的疼愛。

    姜顯看了看他們,不由自嘲地笑了一聲,抬腿率先朝外走去。

    等他出了鐵門,迎面而來的便是重重地一巴掌,一把將他打倒在地。清脆的響聲讓大家都有些猝不及防,不知道發生了什么事。

    “你這孽畜當初你生下來時我就應該把你弄死,好端端地你進獵場干什么還連累這么多人為你大動干戈你給我滾回家去,不把家規抄一百遍,你就別想再出來”他指著姜顯一頓大罵。

    說完,他又對其他人說“都是這孽畜的錯,本王家教不嚴,還請大家多多包涵!

    楚辭早被這一巴掌驚醒了,他上前兩步,先將姜顯扶了起來,又查看了一下他的臉,發現他臉上浮起了五個指印,嘴角也因為磕碰到牙齒,流下了絲絲血跡。

    剛剛所有的情緒瞬間轉化成為怒火,他轉頭對著剛剛罵人的那位問道“你是姜顯他爹”

    “哼,我恨不得從來就沒有生下過這么個孽障”

    “呵,你確實不配做他爹”

    “你這是什么意思”姜奎眼神不善地盯著楚辭。

    “意思很明顯,你也配當爹兒子在里面遇到危險,當爹的站在外面悠閑地等待,甚至連汗水都沒流一滴。等人出來后,不查看有無受傷,劈頭蓋臉便是一頓打罵,顯得你挺能得啊不知道的還以為你是后爹,什么玩意兒”楚辭罵得痛快,其他人則一臉驚訝,就連低著頭一聲不吭的姜顯都抬起頭看著他。

    “你是何人”姜奎用力喘了兩口氣,咬牙問道。

    “楚司業,不可沖動,這位是鎮南王,還不向王爺賠禮道歉”朱庭青見姜奎氣得直抖,連忙暗示楚辭他的身份,以免楚辭惹禍上身。

    “王爺,下官也是愛生心切。常言道,師者父母心,我不忍見孩子受驚嚇后還要被他人不留情面地打罵,故而沖動了些,請王爺恕罪!背o從善如流地道歉,可話里話外仍是滿滿地諷刺。

    姜奎自持身份,只狠狠地瞪了楚辭一眼,便轉身離去。走了幾步后,見姜顯沒有跟來,便又罵道“孽畜,還不跟我回去”

    “王爺,俗話說有其父必有其子。你一口一個孽畜,若姜顯是孽畜,也不知王爺是什么”楚辭又補上一句。

    姜奎的眼刀子朝著楚辭嗖嗖飛來“好一個楚司業,本王記住了孽還不跟我回去”

    姜顯輕輕掙脫開楚辭的手,對著他鞠了一躬,然后默默地跟在姜奎后面走了。

    楚辭嘆了一口氣,不自覺地朝寇靜看去,見他面色蒼白,眉頭皺著有些不適的樣子,這才想起來他剛剛為他擋了一爪。

    “寇兄,你怎么樣了”他連忙走過去問道。

    寇靜在心里苦笑一聲,面上卻假裝沒有發現什么,回答道“只是皮外傷罷了,我去找軍醫處理一下。下午的比武馬上就要開始了,你回看臺去吧,我們也要去做準備了!

    說完,他就帶著許喬南和秦釗兩人走了。其余的士兵也跟在楊策的身后回營去了。

    楚辭抿了抿唇,心里說不出是滋味。但因為剛剛的發現,他也沒有說要去幫寇靜上藥,只是目送他們離去。他深呼吸了一口氣,暫時先將情緒壓在心底。

    “對了,剛剛門口的孩子呢可是被他家長輩領回去了”楚辭看了看在場之人,想起了那個小啾啾。

    “楚司業,你可知那個孩子是誰嗎”朱庭青壓低聲音問道。

    “他說他叫余秋,不知是哪位余大人家的孩子嗎”楚辭不解。

    “楚司業,你看清楚了,他的姓是這個”朱庭青將手攤在楚辭眼前,在自己的手掌上一筆一劃地寫下了虞字。

    楚辭看完,沉默了半晌,他倒是忘了這個虞字了。

    “那他是”

    朱庭青比了個手勢,楚辭點頭,原來是六殿下,怪不得穿得那么好。想起自己對他做的一系列冒犯之舉,楚辭不由苦笑,今天到底是什么日子簡直糟糕透了

    渾渾噩噩地坐在看臺上看了一下午,具體比了什么他根本就說不上來。好不容易散場了,楚辭直接朝外邊走去,迫不及待地想回到家里整理一下思緒。

    “楚司業他怎么了”溫海感覺十分奇怪,這楚司業自出去了一下之后,整個人看上去心事重重的,還有他的書童也是。

    楚辭回到家后,這才注意到張虎的不對勁,換作平時他早說開了,今天下午好像都沒說過話了。

    “大虎,你怎么了”楚辭問道。

    張虎身子一僵,半天沒有說話。

    “你到底怎么了是不是被老虎嚇到了”楚辭覺得很有可能,畢竟他的心智也才十二三歲,一個少年人,哪有不怕的

    “其實老虎也沒有多嚇人”

    “不是!睆埢⒌椭^,打斷了他的話。

    “那是因為什么大虎,你和老爺說說!

    “老爺我想去軍營”張虎一字一頓地說道,淚珠子大顆大顆地滾落在地。

    “為什么想去軍營”

    “老爺”張虎大哭出聲,“都是我沒用是我沒拉住老爺,讓您掉下去,還害得寇老爺為了救您受了傷我要去學武”

    “不關你的事,我也是不小心的!背o哭笑不得,他之前是因為寇靜他們來了,便從樹上站了起來,心里一放松,手也只是扶著樹身,不再像之前那樣抱得緊緊的。而后他的左腿突然一痛,膝蓋一彎,腳下一軟,猝不及防之下才摔了下去。

    想到這里,楚辭忽然感覺有些不對勁。他彎下腰將褲腿往上卷,果然在膝蓋處發現了一塊淤青,像是被什么東西打傷的。

    楚辭心里一沉,覺得事有蹊蹺,F在想來,那只老虎似乎也很不對勁。這老虎看上去有些靈性,之前明明一副想要撤退的樣子,為什么忽然又會狂性大發,來攻擊他們呢看來他得去調查一下了。

    “老爺,你怎么了”張虎哭了半晌,見楚辭沒有任何動靜,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沒什么。大虎,今日之事不怪你,你已經做的很好了。我要進去休息了,你吃完東西也去休息一下吧!背o說道。

    張虎見他一臉疲憊,便點了點頭,不再打擾他。

    楚辭進門后,將門栓插上,然后一頭倒在床上,睜著眼睛看著床帳一動不動。

    楚辭想起今天他掉下樹時,寇靜看著他的那種眼神,忍不住嘆了口氣。真沒想到,寇靜竟然對他

    這是不是就是古代版的我把你當兄弟,你他么卻想上我段子成真,楚辭想笑一下,卻發現自己連嘴角都扯不開。

    怎么辦呢他問自己。

    如果是別人的話,他會怎么做呢楚辭想,那他大概會臭罵那人一頓讓他趕緊把念頭打消,或者和那人老死

    不相往來。

    可是這人是寇靜,他既張不開嘴罵他,又不想和他老死不相往來。

    楚辭回想了一下他們相處的場景,發現幾乎所有的事都是寇靜在照顧他,送他東西,而他呢就連上次允諾要送寇靜東西,都還放在房間里忘了給他。

    楚辭騰得坐起身,拖出床底下的箱子,將里頭的盒子拿出來。這是一塊墨色的玉佩,刻得是一個之字。這玉佩是定做的,之字也是他自己寫的,上面還添了一些花紋,看起來既古樸又大氣。

    楚辭嘆了口氣,看來這東西是送不出去了。之前他把寇靜當成好兄弟,互贈禮物沒什么關系,現在他了解了寇靜的想法后,再把東西送給他,會不會讓寇靜覺得這是一種暗示呢

    他把東西扔回箱子里,視線定格在箱子里的其他東西上。這個玉冠是寇靜送給他的,那件披風是去歲冬天天冷,他寄過來給他擋風的。箱子底下的書是寇靜給他找來解悶的,各地的風物志都有一些,想來應該跑了很多地方

    在現代時,楚辭也沒有談過戀愛。喜歡他的人很多,各種性格的女孩子都有,她們都很好,但楚辭始終都是好言拒絕的。他不想給了她們希望之后,又讓她們失望。

    不知道是不是受爺爺奶奶和爸爸媽媽的影響,他心目中的神仙眷侶,就應該是他們那樣的。兩人有著共同的興趣愛好,做什么都在一起,彼此十分默契,只靠眼神便能交流,任何事都不必宣之于口。

    楚辭難過于他們的冷落,卻很羨慕他們的感情。無論祖輩還是父輩,他們都做到了一生只愛一個人。楚辭覺得,自己應該也是這樣的,不動心則已,一動心便是一輩子。

    在他的想象中,他會找到一個完全符合他心意的妻子,然后兩個人幸福地度過一輩子。

    而這個人,不應該是個男人?煅劭磿≌f閱讀_www.gfnskr.live

上一頁 加入書簽 目錄 投票推薦

推薦閱讀: 悶騷王爺請賜教   明神天啟錄   我做法海這些年   無限輪回狂潮   三國之我去買個橘子   軍工重器   國潮1980   圣能覺醒   日娛名偵探   精靈之時代王者   當圣主有聊天群   上門神醫   無敵養鳳系統   重生之絕世戰帝   絕世戰帝   神凰不為徒   逆天女皇重生后   天醫仙尊在都市   逐世啟示錄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一码中特是真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