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眼看書 > 網游競技 > 穿越古代做夫子 > 第91章沒那么簡單

第91章沒那么簡單

推薦閱讀: 閃婚契約,冷情白少賴上癮   炮灰女配要反攻   王牌神婿   農門有甜:病嬌夫君小悍妻   木葉之次元聊天群   都市全能仙帝   萌寶助攻:總裁爹地快快追   玄門遺孤   洪荒歷   重生嫡妃:農女有點田   混世小神棍   紈绔天醫   九龍圣祖   我和校草有個婚約   抬龍棺   大齡剩女之顧氏長媳   穿越全能網紅   山村小神醫  

    走過了幾條長長回廊, 又穿過幾道垂花拱門,才走到了秋爽院。

    秋爽院內,首先映入眼簾是一個葡萄架, 上面結了好多葡萄,在陽光映照下, 顯得五光十色。

    一位頭上挽著髻,身穿布衣素衫女子正背對著楚辭他們,一手拿著剪刀,一手握著一串葡萄,正要將它剪下來。

    “懷秋姐, 我帶楚公子來找夫人了!

    懷秋姐回過頭,朝兩人笑了笑,然后說道“見過楚公子,請你稍候片刻,我馬上進去稟報夫人!

    “謝過這位姐姐!背o略拱了拱手。這位女子看起來應該有二十五六了, 看她打扮,應是新寡之人。

    “楚公子, 請你進來吧!

    楚辭走進房間, 就見一個老太太正端坐在上首,左邊站著一個老嬤嬤, 右邊是那個懷秋。下首還有八個丫鬟隨侍兩旁。幸虧這房間很大,即使人這么多, 也不顯擁擠。她見楚辭進來, 眼里閃過一絲驚訝, 而后便被笑意掩蓋。

    “弟子楚辭,拜見師母。初次見面,禮數不周,還請師母見諒!背o來到她近前,旁邊一個丫鬟遞過來一個蒲團,他掀袍跪下,拜見許師母。另一個丫鬟遞上一杯茶,楚辭捧著茶,請許師母喝茶。

    許師母微笑著接過茶杯,放在嘴邊輕輕抿了一口,說道“快起來,你小孩子家家,什么禮數不禮數這些都是外道話,往后莫要再說了!

    她身邊老嬤嬤走過來虛扶一下,楚辭便順著她站了起來。

    “過來坐下!痹S師母朝楚辭招招手,示意他坐近一點!昂靡粋鐘靈毓秀孩子,老爺常對我說,他家鄉好山好水出美人,我還笑他不知羞,哪有人總是自夸今日我一見你,才知他原來沒有說謊!

    老太太一笑,房里眾人也跟著笑起來,紛紛夸贊起楚辭好相貌,把楚辭搞得還有點害羞。

    “師母過獎了,我哪里就稱得上是美人了倒是您老人家,也不知是哪位老神仙幫您調養身體,若是不坐在上首,我還道是先生家世姐出來招待了呢”

    楚辭嘴多甜啊,老太太自從來到陽信府后,還沒有見過這般會說話小輩,瞬間被他逗開懷大笑,屋里丫鬟們再說幾句討喜話,一下子就把氣氛炒熱烈了。

    “你這孩子脾氣倒好,我還以為他好不容易收個徒弟,必是如他一般性格怪異!

    老太太吐槽,楚辭自然不能接腔,只得嘿嘿傻笑兩下避開這個話題。

    “從今日起,你就住在這里。把先生家就當作自己家一樣看待,你幾個世兄阿姊,全都不在我身邊,只留了一個小混世魔王陪著我們二老。他今天跟著府中一些好友出城狩獵去了,日后他若惹到你頭上了,萬不要手軟,就當自己子侄一般教訓”老太太拉著楚辭手說道。

    楚辭聽著,突然有些囧,怎么聽著好像是個寶哥哥一般孩子

    “多謝師母盛情款待,楚辭自然不會和先生師母客氣!

    “夫人,老爺回來了,說要見楚少爺!

    “行,你去吧。他啊,這些天一直念叨著呢!崩咸α诵。

    楚辭起身告辭,隨著許木往外走去。

    許征剛從衙門出來,像他這種品級官員,何時放衙都是自己定。在清閑時候,甚至可以去衙門點個卯就回來。

    他官服還未脫,白鷴補子官服,比起縣太爺鴛鴦補服來說,又增添了一份威嚴。

    楚辭到時他正在喝茶,楚辭上前叫了一句先生,然后拱手行禮。

    “免禮,過來坐吧!痹S征讓他坐下,但楚辭屁股還未觸到凳子,他又發問了,“君子務知大者、遠者,小人務知小者、近者。你來解一解!

    楚辭只好又站起來,說道“成大事者,需目光長遠,做小事者,則心細如發!币簿褪钦f,做大事人負責決定未來方向,執行人,則需要了解細節,從細處去實施。

    “哼連你這般初出茅廬小子都知道事情,他們那些蠢儒,什么狗屁大小事都要來問我,把老夫搞得像個雜役”許征很是冒火。

    楚辭心里暗笑,這老頭兒但是還和以前一樣,一點架子都不擺。楚辭猜想,他下面人應該也不是這么不中用,只是看這老頭兒一天到晚板著個臉,生怕他新官上任要挑毛病,便事事請教,才能不犯錯。

    “先生不必動怒,他們也是為表敬意,你只需對他們說復如往常,各司其職便是!

    “唉,罷了罷了,不提他們了。方才我隨意考校,見你對答如流,想來這幾個月時間,課業并未松懈,吾心甚慰!

    “弟子謹遵先生教誨,哪敢有一絲松懈,常點燈看書至深夜才歇息,怕就是鄉試考試成績不佳,到時候給先生丟了臉就不好了!

    “算你還有自知之明。眼看離鄉試還有十幾天,這段時間你就哪都別去了,留在府中好好書!

    “呃,先生,我今天來匆忙,還有些東西在同窗那里,恐怕要過去拿一下!背o連忙說道。

    “讓許木陪你一起去拿,拿完就回府。順便勸一句你那些同窗,讓他們沒事不要成群在酒樓里高談闊論,更不在秦樓楚館逗留,好好書才是正理!痹S征提醒一句。

    “是,先生!背o也知道,書生一多,就容易起爭執,到時候話趕話,說出兩句犯忌諱話,被有心人舉報,到時候就慘了。

    “嗯。眼下距離晚飯還有一些時辰,你去書房等我,上面有一道題,先做一做。我回房更衣便來!

    許征起身,手往凳子上一抓,然后往外走去。他手被寬大袖子遮住,楚辭看不清楚那是什么。

    許木見他好奇,便將兩手合十,做了幾個扭麻花動作。

    楚辭立刻會意,原來是魔方嗎先生先前放在凳子上,豈不是說明他去衙門點卯時也是帶著

    想到這里,他不由失笑。這種行為讓他想起了以前高中同事,她家孩子特別喜歡恐龍,每次吃酒席時,只要看見抱著一只大恐龍背影,那就一定是他。

    是不是還考慮幫他做一個四階了

    “楚兄,真不能和我們一起住了嗎”張文海眼巴巴地看著楚辭和許木提著東西出門。

    “先生留我,卻之不恭,我哪敢推拒呢只能對闊之兄一番好意表示抱歉了!

    “說哪里話,什么抱歉不抱歉”張文海佯裝生氣。

    楚辭輕輕一笑,然后把許先生囑咐他事情和張文海等人提了一下。大家都表示,不會出去搞事,會留在院子里專心書。

    楚辭向大家告辭,然后登上馬車,回到許府去。

    “楚兄運氣真好,竟能找到一個五品大員做先生,怎么我們就沒有這種福分呢恐怕這次鄉試,他躺著都能取中了!币粋學子拈酸道。

    其他人不好說他什么,但也沒有人附和他話。這人是乙班一名學子,看張文海是個心好,便再三懇求住了進來,大家原也和他不熟。

    一直對外像個傻二哈似張文海突然冷下臉,說道“楚兄學識人品無一不貴重,豈是你口中仰仗五品大員便不思進取之人?峙挛疫@寒舍也容不下錢兄,請你自行去外面找個地方休息吧!

    那人被張文海毫不留情地驅逐,又見大家只做壁上觀,一點也沒為他說話意思,便氣沖沖地去里面收拾了自己包裹,還留下一句話“一群踩低捧高玩意,待日后我中了舉人,你們不要后悔”

    大家面面相覷,真是知人知面不知心,這樣奇葩,怎么在縣學時沒看出來呢

    楚辭一點也不知道有人因為他憤憤不平,他只是看著面前這個用眼斜著他,比他還高壯些世侄嘆了口氣。

    原本以為是個如賈寶玉一般色若春花美少年,沒想到竟是個這般高大,和秦釗那小子也不相上下了。

    說起秦釗,好久都沒看見過了。上回喬遷酒,他也到秦釗家請人,可惜是,他家房門緊鎖,聽說是和他一個舅舅去外面走商了。

    秦釗打了個噴嚏,立刻引來不遠處那個臉上有刀疤男人注意。他立刻重新站直身子,在這烈日驕陽下暴曬。

    “喂,你看了我許久,到底在看什么”濃眉大眼少年問道。

    “無甚,只是想起來一個友人罷了!

    “友人似我這般嗎那下次我要找他比試比試,看看誰更厲害!

    許喬南,許家嫡次子小兒子,生出來就和前面幾個兄姊不同,他塊頭要大多。他從小力氣就大,最喜歡就是舞刀弄棍,對文章詩詞之類根本不感興趣。

    幸虧他前面兄長在各個方面都有建樹,不需要他再為家里貢獻什么力量了,便放任他去了。

    “呵呵,世侄,你還沒說找我有什么事呢”他一回來,就看見這小子大刀闊斧地坐在院中。

    “哦,我聽祖母說,那老頭子收了個徒弟,還以為是個和他一樣有怪癖,沒想到你還是挺正常嘛!痹S喬南看著楚辭笑了起來。

    “那真是讓你失望了!

    “還好,也不是特別失望。我聽老頭子,你這個書生很厲害啊,還會打五禽戲。五禽戲是什么,你能打給我看看嗎”許喬南就是為了這個來,他一聽五禽戲這個名字,就感覺挺有意思。

    他期待地看著楚辭,卻忽然抱住頭“哎喲”了一聲,回頭一看,正是他祖父站在后面。

    “祖父,你打我干什么”

    “沒大沒小,什么叫這個書生,你應該叫他世叔才對”許征橫眉豎目,看起來和這個濃眉大眼少年竟有幾分相像了。

    “世叔”他拉長了嗓音,不情不愿地叫了一聲,然后又說“世叔,你能打一段給我看看嗎”

    楚辭點頭說道“可以是可以,但現在天氣太熱,明天一早卯時正,你在這里等我吧!

    “嘿嘿,行,那我走了!蹦切∽記_著許征抱抱拳,然后飛也似地走了。

    “這潑皮”許征罵了一聲。往日在家時,就這小子被他罵最多,原因無他,因為這個小子老是衣裳凌亂地在家里跑來跑去,和其他幾個孫子完全不一樣,讓他看了眼睛疼。

    “先生,您今天怎么這么早就散衙了”

    “哼,我再不散衙,都要被他們氣死了!痹S征罵了一句,然后說“學問你也治差不多了,今天我要說,是西江省這屆鄉試主考官!

    “主考官人選已經公布了嗎”不是要等考試前三天才會公布嗎

    “呵,你以為老夫這么多年當官,朝中會沒有些人脈嗎也就是普通學子不知道,其他人早已經傳遍了。此時怕是文章都寫了幾篇了!

    許征看不慣這種以文章媚上現象,但他也不得不承認,主考官喜好,和你成績排名,有很大關系。

    “先生,您是想”

    “老夫與那小老兒共事一段時間,對他喜好也有些了解,他將是你座師,說給你聽聽也無甚大不了!

    這明顯就是開后門來了。楚辭有些奇怪,他家先生不是嫉惡如仇嗎怎么也會屈服于這種潛規則。

    許征似乎看出了他想法,又哼了一聲“你小子,以為春秋有那么簡單嗎”快眼看書小說閱讀_www.gfnskr.live
一码中特是真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