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眼看書 > 網游競技 > 穿越古代做夫子 > 第40章 變故突起

第40章 變故突起

推薦閱讀: 武煉巔峰   超級醫生在都市   上門神醫   無敵養鳳系統   重生之絕世戰帝   絕世戰帝   貴妃有心疾,得寵著!   戰神無雙   閃婚老公寵爆了   極品都市醫仙   斷仙譜   最強狂婿(又名:至尊強婿)   太荒吞天訣   狂婿當道   一縷春光   史上第一密探   我真沒想成大佬   崇禎竊聽系統  

    徐管家也看見楚辭了,他朝楚辭笑了笑, 然后又看著他家小少爺行拜師禮。真可愛啊和少爺以前一模一樣。

    沈先生年約二十五六的樣子, 他訓話之后, 先讓鐘離鈺退后。然后讓他們兩人上前。

    在沈先生的注視下, 楚小遠上前一步, 兩只小手搭在一起行了個禮,說道“學生楚遠,拜見先生!

    “還不忙。我還有幾個問題要考你, 你若是答出來了,我才能收下你!

    剛才鐘離鈺也是經了這一遭的, 他基礎比較扎實,三字經和弟子規都已背熟, 千家詩讀的很熟, 百家姓和千字文及幼學瓊林也開始接觸了。

    楚小遠有些不安, 他只跟著小叔認了一些字, 讀了一點點書, 不知道能不能回答出先生的問題。

    楚辭將他往前推了推, 輕聲安慰道“無礙的,會多少就答多少, 切記莫要隱瞞或耍小聰明!

    “嗯!背∵h點點頭, 然后面向沈先生“請先生出題,我準備好了!

    “你把弟子規的第一段背給我聽一聽!

    楚小遠一喜, 張嘴便來“弟子規, 圣人訓。首孝悌, 次謹信。泛愛眾,而親人。有余力,則學文!

    沈先生點點頭,問道“何為,首孝悌,次謹信”

    “嗯小叔說,這兩句的意思是圣人教導我們首先在家要孝順父母,出外要尊敬師長,然后做事情要講誠信!背∵h回憶了一下,然后說道。

    “你再將三字經第一節背給我聽一聽!

    楚小遠竊喜,這個好像也會,便背著小手朗聲背誦“人之初,性本善融四歲,能讓梨,弟于長,宜先知”

    “背的很好!鄙蛳壬⑿χc了點頭,然后他又問了一個問題。

    “孔融四歲讓梨,天下稱道。若我說今日你與他之間只有一人能入學,你是否愿將這個機會讓給他”

    楚小遠眨巴著眼睛轉頭看向一邊的鐘離鈺,鐘離鈺也緊張地看著他,生怕這個小哥哥開口說不讓,他就不能入學了。

    楚辭面色有些冷,他看著沈先生,卻見沈先生也笑著回望他,目光之中全是坦然,并不像是攜帶私怨的樣子。

    這個問題并不好回答,若說愿意放棄入學,就是向學之心不堅定。若說不愿意嘛,又和孔融讓梨這一典故相背了。楚辭難得捏了一把汗,不知道楚小遠會怎么說。

    “可是,孔融讓梨不是弟弟讓給哥哥嗎我長得大些,是哥哥,你應該問小弟弟呀!背∵h疑惑地看著沈先生,似乎不明白先生為什么連這個都不知道。

    楚小遠從孩童的角度看待問題,倒是讓沈先生一時語塞。片刻之后,他笑著說道“你說的對,是先生一時糊涂,問錯了人。你的題目都答的很好,先生收下你這個弟子了!

    楚辭對這個先生的感覺由壞變好,能坦然在學生面前承認錯誤的,一定不是庸碌之輩。至于他之前為什么要問那個問題,那就不得而知了。

    沈先生收下拜師禮,給楚小遠也訓了話,然后帶著兩個孩子一起去教舍拜孔子等人的畫像。

    徐老爺和楚辭等在外面。楚辭見他朝自己走過來,心里有些警惕,見他伸手朝身上掏著什么,更是差點擺出李小龍的經典架勢,喊一聲“阿打”

    一封信被遞到了楚辭面前,徐管家說“楚秀才,容老夫介紹一下,在下是寇府總管,我家少爺曾經和楚秀才有過一面之緣,不知你可還記得”

    寇兄楚辭心里浮現出那個像軍人一樣挺拔的身影,這是他自穿古代以來,見過的最有男子氣概的男人了。而且那人還幫了他兩次。

    “得罪,原來是寇兄家人?苄謱ξ矣兄壑,我卻未能報答,實在慚愧!

    “昔日少爺去軍營之前,曾囑咐過我,說楚秀才你是個熱血心腸,為人最是仗義,若小少爺在縣學遇到事情,去求助于你,你絕對會幫助他的。他這次寫信回來,給你也帶了一封。我原本以為難以相見,卻不知竟如此有緣分!

    楚辭接過信,心里暗道,看起來那么冷淡的一個人,回家后話竟然這么多的嗎

    寇靜靜

    楚辭展開信,上面寫著楚秀才親啟,冒昧來信,還望見諒。當日一別,如今已是數月。思及往日,言笑晏晏,尤在耳旁。吾之外甥不日將要入學,恐他一幼童初入學堂諸多不適,望楚兄遇見他時,能照拂一二,靜不勝感激。

    看完之后,他腦門子上似乎有兩條黑線,想起當日他喚鐘離兄時,那人居然也不阻攔,現在一看,原來這鐘離兄才到他的大腿,比楚小遠還要矮些。

    罷了,總歸是他欠別人的人情,一頭羊也是趕,兩頭羊也是放,到時候讓楚小遠幫他照看一下,白嫩嫩的小少爺別受了欺負就行。正所謂,有事侄子服其勞嘛

    其實寇靜只是那么一說,他壓根沒想到楚辭的侄子竟然也在這里讀書。他原本認為,蒙童館和縣學科舉班相距甚遠,兩人根本沒機會見面。這樣說,就是為了讓楚辭不要計較于報恩之事,他對這個書生,印象還是很好的。

    徐管家卻不這樣想。好賴讓他逮了只羊,當然要盡力薅毛了。若不是少爺一定要讓小少爺讀縣學,縣學又不讓學子家屬陪讀,他一定包袱一卷親自過來照顧小少爺。

    “既是寇兄外甥,那就是我的侄兒。在下一定會對他多加照應的!

    “哎呀,有你這句話老夫就放心了楚秀才有所不知,我家小少爺啊,他可喜歡你的畫了!毙旃芗蚁胫鴰退∩贍敹嗨Ⅻc好感度。

    “哦”楚辭好奇心起,原來粉他的畫的人不是徐管家,而是小朋友。這么小就喜歡美人圖,審美有些超前啊。

    徐管家嘆了口氣,簡單的把鐘離鈺的身世交代了一下。中間省去若干細節,主要是讓楚辭知道,他偶然之間畫出的人和小少爺已逝的母親長得很像。

    楚辭聽完,有些默然,他就說呢,怎么一幅畫能換五十兩和一個書號,原來是這樣的。

    這時,沈先生帶著兩個孩子出來了,話題自然便終結了。

    “二月十四為蒙童館開館之日,屆時請二位帶齊平日所用的東西來這里!

    徐管家和楚辭點了點頭表示明白。

    沈先生此時對楚辭說道“剛才一事,我也是受人之托,他也并非故意為難,就是想要看看文曲星的侄子是否也是可造之材!

    楚辭無語了,原來是為了收徒。搞這么大的陣仗,他還以為是有人要從中作梗呢。

    也是是成功拜了夫子,楚小遠的精神比之前剛來時好了一些,走在路上也有心思東看看西看看了。

    楚辭不得不感慨,小孩子的世界真單純啊。

    他給楚小遠買了幾包好吃的,然后牽著他回到了張家。

    張文海一家在大廳里,桌上地上堆的都是東西,張文海和張夫人在桌旁對峙,顯然是剛發動一場家庭大戰。

    “楚兄,你快幫我勸勸我娘,我是去縣試,又不是去打仗,她恨不得將所有東西都塞給我”張文海似乎看到救星,噼里啪啦一通抱怨。

    “張兄此言差矣,你娘也是一番慈母之心,恐怕你在考場會有遺漏,這才準備的多了些,你不感激涕零,反而諸多抱怨,這樣豈是為人子該做的事情”楚辭先說張文海,然后他又轉向張母,“不過,張夫人?h試規矩極為嚴格,每一樣所帶之物都必須合制,且還會被掰開了揉碎了檢查。帶的太多反而有所耽擱,到時候延誤了時間反倒不美了!

    一席話讓兩個人都靜下來沉思己過。張父在一旁連連點頭,不愧是楚秀才,他方才左右勸了半天,反而兩頭都不討好。

    母子互相體諒,這一晚終究風平浪靜。

    二月十二,縣試起。

    校士館門前無比擁擠,各個村鎮的考生齊聚一堂,粗略看去,應有三四百人。這些人里,年輕的比較少,年紀大的反而偏多。

    縣試取五十人,差不多七分之一的比例。比起江南地區五六十分之一的幾率來說,這里顯得格外友好。

    張文海在馬車下方走來走去,一副急躁的樣子!皶x陽怎么還不來,莫不是要最后進場楚兄,你覺得他在干什么”

    “不知道”楚辭眨巴著困頓的雙眼,有氣無力地回答道。他的手中還抱著一個小孩,裹在被子里睡得小臉通紅。

    也許是折磨他們兩次的報應吧。楚辭前一晚被興奮過頭的楚小遠鬧了一宿,剛睡著沒多久就又被張文海吵醒了,可憐巴巴地請求他陪著一起去考場。

    去就去唄,他剛想起身,楚小遠就拽著他嚶嚶哭泣,說不要一個人在這。楚辭看他困的眼睛都睜不開了還拉著自己,心下一軟,只好用被子一裹就帶上馬車一起來了。

    幸好方晉陽聽到召喚,終于來了。

    楚辭打量了他一眼,發現他面色潮紅,似乎不太正常的樣子。但方晉陽自己沒表現出什么異樣,他也就以為是他跑急了才血氣上涌的。

    三人在一起說了幾句話,那邊就開始叫放人了。

    張文海和方晉陽提著籃子,匆匆告別楚辭,朝著考場奔去。

    考試流程和模擬考時一般無二,坐在了號房中,兩人的心思終于沉淀下來了。那么久的努力只為了今天一展身手,楚兄說他們時機已到,他們若還是做那沒出息的樣子,才是可笑至極。

    “回去吧!背o目送他們進門,便讓車夫往回趕,F在回去睡一覺,絕對不耽擱等會來接人。

    申時初,已經休息妥當并且做了一會功課的楚辭帶著楚小遠出門,二人步行至校士館外,準備迎接即將出門的張文海和方晉陽。

    當考場內三聲鐘響之后,張文海跟在眾人后面,高高興興地出了門。貼經墨義不在話下,九章題也難不倒他,詩賦本來就是他比較擅長的,最妙的是,這次的雜文題居然是楚辭額外給他們出過的題目。

    那題楚辭講的時候他聽得也很認真,這次幾乎全都默下來了

    他還沒考過這么簡單的縣試,一臉的春風得意讓讓別的考生忍不住白眼相向。

    “楚兄,你來啦”張文?匆姵o,眼睛一亮便跑了過來,完全看不見另一邊來接人的張父張母。他們有些悻悻地走過來,二人加起來幾百斤的身材,竟比不過一個身體纖長的楚秀才

    “看你這個樣子,必然胸有成竹,我先提前恭賀你了!背o打趣道。

    張文海雖然有些不好意思,但心里還是很高興的。為了讓自己免于太過喜形于色,他左右看看,“晉陽呢,他還沒出來嗎”

    此時考場的人已經走的差不多了。大家都緊緊盯著門里,不知道方晉陽怎么了。

    正當他們按耐不住,準備過去問問時,他們終于看到了人。

    方晉陽臉色蒼白,被考場中的衙差扶了出來。張文海和楚辭伸手去接,方晉陽一看他們就哭了。

    “文海,楚兄,我這次怕是又不中了”

    說完,他兩眼一閉昏厥過去。

    衙差對此情況已經處理的得心應手了“這位考生方才倒在半道上了,你們將他帶回去好好勸解吧,明年再來便是!

    “多謝差大哥!

    楚辭朝他拱手,然后和張文海合力將方晉陽放上馬車,送回方家。

    校士館另一邊,方家父母等在較遠處,也在焦急尋人。聽見有人來報,立時也是兩眼一翻,幾欲暈厥。

    “我苦命的兒啊”方母哭道,然后讓石頭趕緊趕車回去。

    “令郎恐怕從昨夜便開始發熱了,今日又勉強支撐去了考場,這兩日要好好將養才是。我這里開一副藥,四碗水熬成一碗喝了便是!

    “多謝大夫!

    老大夫嘆著氣走了。

    方父來到楚辭和張文海面前道謝“我家晉陽身體一直不好,是我們太過強求才使他遭受磨難。多虧你們這兩位好兄弟,才讓晉陽得以平安歸來,多謝了!

    “伯父客氣了”兩人趕緊攔住他,不讓他鞠下躬。

    “可是,晉陽身體好像也沒那么不好,他在我家這些日子里從未犯病,為何只在家兩日便突然發熱,可是這個家里和他犯沖”

    “張兄慎言”楚辭連忙打斷,當著別人的面說別人家的風水不好,不是討打嗎快眼看書小說閱讀_www.gfnskr.live

上一頁 加入書簽 目錄 投票推薦

推薦閱讀: 悶騷王爺請賜教   明神天啟錄   我做法海這些年   無限輪回狂潮   三國之我去買個橘子   軍工重器   國潮1980   圣能覺醒   日娛名偵探   精靈之時代王者   當圣主有聊天群   上門神醫   無敵養鳳系統   重生之絕世戰帝   絕世戰帝   神凰不為徒   逆天女皇重生后   天醫仙尊在都市   逐世啟示錄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一码中特是真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