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眼看書 > 歷史軍事 > 明朝敗家子 > 《明朝敗家子》正文 第一千七百五十二章:千古一帝

《明朝敗家子》正文 第一千七百五十二章:千古一帝

推薦閱讀: 特拉福買家俱樂部   桃運透視神醫   殘王霸寵:重生逆天小毒妃   武神天尊   穿書后她成了萬人迷   萬古第一殺神   龍傲武神   直播快穿之打臉成神   影視世界當神探   神醫嫡女:帝君,請下嫁!   夫人,少帥又吃醋了!   上門姐夫   一氣成神   仙帝歸來混都市   極品護花高手   無敵槍炮大師   詩劍飄香   明末第一梟雄  

    最快更新明朝敗家子最新章節!

    弘治上皇帝是極舍不得朱厚照和方繼藩的。

    弘治皇帝也是一個極有自控力的人,不管多不舍得,依舊再三催促著二人成行。

    一個父親可以失去自己的兒子。

    一個岳父可以趕緊讓自己的女婿滾到天涯海角去。

    可是……天下的臣民們,不能沒有君父。

    于是……

    鐵甲艦隊終于出發成行。

    上皇帝親自送至新青島。

    方景隆與方正卿亦是面如死灰一般。

    謝遷也伴駕而來。

    百官們站在碼頭上,看著那一艘艘即將出發的艦船,心里的滋味可不好受。

    他們多希望……登船的是自己!

    如此……小半年之后,便可回到故土了!

    可惜……幻想是美好的,現實是殘酷的,他們現在不過是站在碼頭處,作為送駕之人罷了!

    有人不禁眼眶發紅,流出熱淚來。

    古人們最是懷戀故土。

    哪怕在這黃金洲已是安頓,哪怕在此可以免受饑餓和顛沛流離之苦,哪怕未來前程似錦,那魂牽夢繞之地,依舊掩埋在自己的內心至深之處,成了禁忌之地,于是……百官和涌來送別的人群,竟在此刻都不禁熱淚盈眶,舉起袖擺擦拭眼淚,卻發現長袖已是濕透了。

    弘治上皇帝待見二人登船,便已闔目,不忍去看,卻不得不又張目眺望。

    待那艦船遠去,這船中之人,似乎成了送別之人的寄托。

    哪怕是那謝遷人等,曾對當今的皇帝和攝政王有所怨言,可在此刻,他們深切的遙望,竟像是他們的離別,帶走了自己對那一片故土的思念,徐徐遠去。

    艦船終是離開了眾人的視線,海天一線上,再無痕跡。

    弘治上皇帝緩緩旋身,身軀顫了顫。

    百官們紛紛的拜倒。

    弘治皇帝顯得極無力的樣子,看向諸人,張口欲言,卻覺得渾身上下毫無氣力,于是無聲的搖頭,笑了。

    只是這笑有點淡!

    ………

    京師。

    皇帝和方繼藩的銷聲匿跡,事實上并沒有讓朝廷引起太多的波折。

    大臣們是在三天之后發現皇帝和方繼藩出海了的。

    以至于……所有得到這個震撼消息的人……居然出的鎮定自若……

    就好像……他們覺得這樣的事,就如穿衣吃飯一般的稀松平常。

    他們見的世面多的去了,一點也不覺得突兀。

    自然……在短暫的無須之后,吏部尚歐陽志與兵部尚王守仁立即碰頭。

    師兄弟二人在短暫的交流之后,隨即……兵部尚下令新軍戒備。

    兵部尚王守仁雖然在沒有旨意的情況之下,不得輕易調動軍馬,但是這新軍的所有骨干,幾乎都是王守仁的門生故吏。當初的第一軍,就是王守仁親手調教出來的,而新軍擴編,從第一軍至第八軍,滿編的情況之下,人數已至二十四萬,在編的員額,亦已至十七八萬。

    如此規模的軍馬,漸漸開始取代了京營,而幾乎所有的武官以及士官,統統都是第一軍的底子。

    正因如此,這不妨礙王守仁下達手令,讓他們原地駐守,要求他們枕戈待旦,防范于未然。

    另一邊,歐陽志立即前往內閣,詢問劉健與李東陽的意思。

    三方達成了一致之后,才入宮面見張太后,得張太后懿旨后,則率百官,火速趕往東宮,拜請太子朱載墨監國攝政。

    這一切,都可謂是井然有序。

    甚至是朱載墨……竟也好像也不覺得有什么突然,百官來拜請時,他的面上大抵是一副淡淡然的樣子,就好像是在說,噢,是這樣啊,然后,默契的擺駕入宮,先見祖母,此后見生母方皇后,再臨朝觀政,舉行朝議。

    朝議的過程之中,大家都很有默契。

    每一個人都懶得去提皇帝又跑了那一茬事,就當沒發生過。

    在匆匆的見過百官之后,真正的密議才正式開始。

    皇帝跑了,總要知道怎么跑的,跑去了哪里,還回不回來。

    于是大家私底下一商量,一打聽,方知原來是跟著鐵甲艦走的。

    緊接著,便放出了詔,這事瞞不住的,需要向天下臣民說明情況。

    于是朝廷后知后覺,昭告天下,當今圣上,念海波不寧,佛朗機北方省領地遭襲,于是親率艦隊解救。

    詔令放出去。

    沒有什么波瀾。

    嗯,大家習慣了。

    皇帝西狩啦,打佛朗機人去啦。

    那就西狩吧,日子照過。

    除了因此而導致的大量公文往來,變得頻繁了一些之外,一切都平靜無事。

    朱載墨年輕,精力充沛,對于政務也是得心應手。

    且又有劉健、李東陽這樣的老臣協助,更有歐陽志,王守仁坐鎮,蕭規曹隨,倒也無事。

    倒是詔令放出去了三個月,兩京十四省固然太平,那自呂宋都司傳來的奏疏,卻很不淡定了。

    聽聞皇帝西狩,親率艦隊直搗黃龍,與佛朗機人決一雌雄,呂宋上下沸騰,人們奔走相告。

    當初那些遷徙至呂宋的士紳們,在這一刻,竟個個激動得不得了,就像是過年似的!

    征爪哇的水師,已奪取了撰它等島嶼,開始深入爪哇腹地,葡萄牙人節節敗退,開始朝蘇門答臘等地營建大量的堡壘,借此固守。

    呂宋上下士紳,為遠征爪哇的水師出人出力,甚至不少子弟,統統從軍,立下汗馬功勞。

    子弟們若是戰死,則尸骨送回呂宋,便有數不清的人在港口處前來迎接尸骸,固然有悲傷,可更多的……卻是鼓勵再戰,絕不容佛朗機人猖獗。

    現在皇帝直搗其巢穴,若是成功,就意味著……莫說是爪哇,便是蘇門答臘,以至于整個西洋,甚至那傳聞中的天竺,都將在大明圣學的陽光普照之下。

    隨著對爪哇的開拓,大量的佛朗機人的田莊,亦或者當初勾結佛朗機人的爪哇舊王公的莊園,而今都已易主,士紳們對于經營新開拓的田莊,可謂是得心應手。

    皇帝親征,就意味著全面開戰,不死不休,這對于呂宋諸紳們而言,簡直就是普天同慶之事,人們歡呼踴躍,紛紛作詩,寫下頌詞,四處托人,送往朝廷,表示皇帝身先垂范,親冒矢石,為人臣者,豈有不盡死力的道理,此國戰也,當誅盡佛朗機諸兇,死戰到底。

    奏疏送到了內閣。

    劉健一臉懵逼的看著這堆積如山的奏疏。

    而后……一副無以言表的表情。

    因為這些奏疏……實在有太多太多他所熟悉的人。

    當初江南聞名的世家大族,不知出了多少俊杰子弟,他們在士林之中,有著極大的影響。當初也是讀人,是翰林的劉健又豈有不知。

    可現在見他們嗷嗷叫的樣子,吟詩作賦,聯名上奏,奔走相告,欣然大喜的姿態,具都表現在這奏疏之中……

    劉健雖然大抵能知道此中情由,卻還是覺得大開眼界了!

    當今圣上,那跑了的天子,居然在這些士林清流們眼里,像是轉眼成了千古圣君,道德的典范,拯救萬民于水火的圣人。

    更令人大開眼界的乃是方繼藩……

    方繼藩這狗……不,方繼藩這個家伙……現在似也成了憂國憂民,為民請命,錚錚鐵骨,為國顯威的忠烈臣子。

    劉健看著里頭……肉麻至極的字眼,深深的吸了口氣。

    而后抬頭,看了一眼對面的李東陽。

    李東陽同樣一副意味深長的表情。

    二人的目光觸碰在一起,彼此似乎都看穿了對方的心事。

    緊接著……內閣值房里,又陷入了一股莫名的尷尬。

    是真的……很尬啊。

    ………………

    昨天本來想暴更,可是突然要換地圖,卡住了,對著電腦坐了很久,第二章還沒出,越急越不知道該咋切入進去,故事到了這里,其實更像是一個模擬器,蝴蝶煽動了翅膀之后,世界會變成什么樣子,都需要反復的斟酌,好吧,不解釋,老虎是個渣渣,老虎繼續努力?煅劭磿≌f閱讀_www.gfnskr.live

上一頁 加入書簽 目錄 投票推薦

推薦閱讀: 最強桃運小農民   我真的不是怕   林浩的電影時代   我在食戟做黑暗料理   崛起的負二代   天命螢惑   重生之魚神   末世里的精靈文明   都市之至尊神豪系統   山野小神農   我的冷艷總裁妻   極品上門豪婿   做局   桃運透視神醫   長生五千年   寒婿   上門龍婿   上門龍婿   超級狂婿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一码中特是真吗